命脈是上天給的

  “終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閑……”二十多年前,李宗盛的《凡人歌》。老歌的經典,在于時隔多年,再聽,再唱,依然讓自己感動得矮下身子,捂住心口。
  身體不好,不好在哪裏,也不去細究。總是相信命脈是上天給的,就像暴風雨,要來就來得猛烈些吧。如此,還要爲生計勞苦。
  這一日,都做了些什麽?它們好似都不在計劃之列名創優品山寨。所謂“計劃”,肯定是頭等大事要限時辦好。出乎意料的事情,多瑣碎,突然,也很重要,一件都馬虎不得。常覺得自己像一個被掏空的陀螺,也不曉得哪一天,哪一刻,在旋轉中就那麽倒下,長久的倒下,長眠了。這樣是最好的。死也死得幹脆,不脫離帶水,是我的性格。
  冢上春花在我QQ裏有些年了吧,有一沓沒一沓的聊過。喜歡用文字抒寫內心的人,都不喜歡聊天,我們都是。
  那日,春花QQ來電,著實嚇著了我——原來他不是一個女生,是個雄性公民。讀其文,看其名,都覺得是個美眉。看來,什麽事情也不能想當然。
  春花說看我的照片,臉色是明媚的,眼神卻有掩飾不住的哀愁。這不是春花一個人說過。眼神裏的東西,由心而生。
  這世間到底有什麽樣的憂愁泊在心裏?
  考證的書,放在手邊,規定每日要看上幾頁。實在是,靜不下心,胸悶,腦沈。
  惰性,並不是借口,更不是理由。
  寫給藍姑娘的信,看來她很激動。這24小時,我的空間訪問量大增。讓我有些惶恐。
  是不是,記錄生活,也是不成熟的表現。
  大師們,少言寡語,或者止語。我不是大師,周向榮也無意修煉成大師。然,我的記錄到底有大多的意義?
  那個人,近日對我的關注度陡增。我已經決定退出那個圈子,已經在慢慢的放平,稀釋,淡回從前。
  敲打鍵盤如男人抽煙,女人照鏡子,是一種習慣。下意識的動作。沒有什麽規矩和思路。和文學沒有直接的關系。然,時間長了,不會吟詩也會吟了,管他什麽“高大上”。
  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一個人戰鬥。一個人的地老天荒。是的,就是要這樣的狀態。
  想兒子。
  跑到天台,看花,要有耐心等候花的盛放。
  天台,可以望得稍微遠一點。兒子學校的高樓好像一伸手就擁抱得到。
  高考倒計時,滴答,滴答,很煩人,更搡人。時間,你怎麽這麽壞。
  和公子鳴談心,除了學習上的焦慮,還有擔心他內心健康度的問題。擔心他內心孤獨。內心孤獨的男孩,容易自卑,從而産生連環反應,焦躁,自負,若不細心開導,會有極不客觀的後果。
  與子書:做人、做事,不卑不亢,煉就一顆淡定而堅強的內心。
  女巫在星城也有寂寞的時候。她時常會想起我。
  她給我說一個藏了兩年的秘密。“秘密”相關我。不容她說得透徹,我便說,我這個人,最出色的地方,就是特能察言觀色,別人怎麽看待我,怎麽議論我,鋁窗怎麽定向我,那是他們的事情,我不會放在心上。所以,還請你不要問我擔心。

我說想你時微笑了

就讓我垂首匍匐,帖耳
聆聽你心靈的足音
漫步向前吧
我的唇貼近你思念的香
像陽光,像風聲
像葉面上的露珠聘請家務助理
像你呼吸的空氣
——愛著你

讓我做你回首時見到的影子吧
日光,星辰,與你亦步亦趨
我願成你生命的部分
做你的手腳或者眉眼
光明、向前香港海外僱傭中心,留住山水

讓我靠近,再靠近
讓我入住你的細胞和靈魂
傾聽你溫柔的心跳

讓我們一世乾淨,我們
拒絕一粒流沙的意向

【思念】
你說想念時微笑了
我看見你陽光了,有
光暈下的紅在靨波里斑斕
那時,我沉醉在你的斑斕裡蕩漾
不想醒來,像
一葉小船靜泊在明媚的江南

我說想你時微笑了
我用雲絮不斷擦拭天空
直至映照出你的俏模樣
那一刻,你的柔眸,你的髮絲
還有你的軟音,和
春風一起將我纏繞

晴得像雨的心

“你喜歡麼?”雨微笑著點頭,這是炎第一次送她禮物哦。鏡子中的她帶了一串小小的十字架項鏈,然後有著甜美的笑容。
  因為她才十七歲啊,真的只是十七歲。陽光照在少女的臉上,門外的百合花小心翼翼地開著。雨幸福地 穿過一個個弄堂,馬尾歡快地跳躍著。她總是掛著笑臉,因為炎說過“你的笑容很美”啊。文還在等雨,她撐了一把小小的太陽傘,雨還在對街,她就已經揮起了太 陽傘。“文,你知道嗎?炎送我禮物了,他還說我的笑容很美。”雨故意說得神神秘秘,原本想吊起文的胃口,文卻偷偷笑著。雨有些失望,遠處的鐘塔已經停在了 十二點,陽光灑在每個人臉上,為什麼反射的是不同表情呢?因為只有文和雨是十七歲啊,真的只有十七歲誒。過了好一會兒,她們走過了繁華的商業區,停在小馬 路上,呼吸著清新的味道。文甩了甩長長的劉海:“明天見,戀愛中的少女!”雨反應過來的時候,文已經跑遠了,卻還是頑皮的笑臉。因為她們只有十七歲啊。
  雨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她撲在床上,懶懶的。
  第二天的天氣很晴,晴得像雨的心。
   雨牽著文的手,漫步在早晨的街道之中。“我好喜歡炎。”雨張開雙手,像是要把所有的陽光都裝入懷裏呢。文聳聳肩:“我們已經十七歲了誒,為什麼不能像泰 坦尼克號一樣轟轟烈烈地來一次戀愛呢?”雨閉上眼睛:“我也想哦,只要炎能開心就好。”她們只有十七歲誒,真的只有十七歲啊。
  見到炎與他的女朋友是三年以後的事了,雨與文依舊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在同一所大學讀同一個系,又是同一班同一個宿舍。那天,陽光與以前一樣。她們的表情一樣明亮,那般的快樂。炎與另外一個女生正站在樹蔭下,雨看不清他們的表情。文豎著耳朵,聽著,那些小心翼翼的情話。“我愛你, 永遠只愛你一個人。”炎的聲音很輕,又讓人不想否定,“我只送過你一個人項鏈哦。”雨拉起文的手,跑得很快。“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有點傷心誒。”雨停下 來,她們已經站在了公車站。文拍拍她的肩,笑著說:“你忘了麼,小學的時候,有一個生詞叫做懵懂。”“就是懵懵懂懂的意思啊。”“我們兩個都默錯了,被 老師教育了一頓。懵懂,真的好像以前的我們哦。”“真的誒。”
  她們幸福地站在一起,嘴角的笑容那麼恬美。因為,她們還記得十七歲啊,真的還記得十七歲間の2時間でした
9時過ぎまで寝ていた。
私は昨日
昨日起
Munster ethos stands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what-makes-a-women-sexy/
especially in retirement years
索尼,环球,华纳起诉SiriusXM的特许权使用费
“神秘博士”50周年:参见约翰·赫特的声波螺丝刀,大卫坦南特,马特·史密斯,照片珍娜路易丝科尔曼医生的一天
因為她們太笨,會當真的

給陌生人的一封信

  壹年多的不見,瞬間的再見,沒有多的思慮,僅是淡淡的回憶。
  我兩相識卻不相知,原來是,現在也是,那是壹種緒,壹種思的緒,不過那也是距離,美的距離。我希望它能永遠存在,也希望它能在刹那間消失,但那是多麽的可望而不可及,虛幻而飄渺啊。
  記得我對妳說過我是個浪漫主義者,也是現實主義者,所以我會擔心,極度的擔心,擔心那壹切的不真實。或許妳僅是想找回過去,檢起遺失的那份情,好不再遺憾;或許那只是妳壹時沖動,借其溫暖妳那早已冰涼的心懷,或許那是讓人心動的真情……
  不論如何那都是我的自願,我不怪誰,也從沒想過去怪,只是默默的想,默默的思念。雖然我並不能確定那是屬于什麽,是喜歡?或否。思緒交織,屢不清,千言萬語難以表達。
  妳問,是否還有機會見面。我很含糊的做了答案,因爲我並不知曉答案。見壹面,不如不見,多壹次見面就多壹次離別,離別是個叫人傷感的詞。
  依晰記得妳的話,虛幻又賦予現實,我不相信,是不願有承諾。我喜歡自由,並不斷的追逐著,不願再鑽進愛情牢籠,過著不屬于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不敢確定對妳的信任。因而,妳的承諾也就披上了虛幻的色彩。
  我很膽小,膽小的讓人詫異,常常會因爲壹個小小的承諾而逃之夭夭。當然咯,那個承諾是沒有本錢的。我需要的是安全感,需要全身上下都被安全套罩住。
  所以,我不需要承諾,只追求每壹分壹秒,只要壹時是快樂的,就心滿意足,但條件是真實的,不想是假或是欺騙,因爲那只會讓我痛苦,甚至産生怨,怨自己。
  陌生人,妳收到信了嗎?當妳看到它時,我已踏上另壹座城市的道路,開始著新的生活,但心中的期盼依舊存在,等待著再次被妳啓開心懷。
人的一生最大的財富
做個優雅格調的女子吧!
決心放下了
深厚的友情与关爱
那些爱过的人,也就不见了。
女人要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大學生活是人生中最值得享受
我是大山里的孩子
人世間,處處散發著浮躁和不安
她没有解释??那晚的事情,

不管時光怎麼壞,只因有你

QQ截图20131213165648

  粉色桃花,花開便會花落;人生聚散,有聚即會有散;愛情溫度,有熱烈就會有冷淡。陽光明媚的日子不多,聲嘶力竭的日子卻不少。借個閑暇,寫出心扉。過去的記憶在腦海裏盤根錯節,長戟壹揮,時光碎裂。人若還在,自當心安多種維他命
  花開幾年,花謝幾許。再過幾年又幾年。再怎麽去尋那錯落時光?尋那個曾經天真,純潔的妳?
  懷舊時,秋雨總適時登場。記憶又被拉回那個夏天。我們在香樟葉上寫我們的他和她們,寫我們對未來的憧景和期待。那壹切的期望和愛在那個夏季逐漸消退,失了它最初的顔色,走了它本有的音調。
  在夏季之前,楓葉還是紅的,不是秋天。那壹些寫有日期和心事的書簽,那些寫滿愛情的日記壹天天被翻頁。有天被記得滿滿當當的日記被丟在某個神秘角落,不再翻開。灰塵落滿整個本子,也塵封了所有關于他的記憶。關于妳,在心底回憶千遍萬遍。卻不按下那個看了很久的撥號鍵,太怕那種過去突然變化,變得突然,難以接受。
  玫瑰有刺,刺痛妳我流年。倘若時光再回去壹次,還是希望如以前那樣順著時間的預期走過。那壹條總走不完的林蔭道,那壹塊總繞不盡的田徑場,籃球場旁邊被坐熱的花台。那似露珠在花葉上輕輕顫抖的輕佻,就這麽離去,只用壹片葉落的時間胡菁霖

  時光愈久,歲月愈遠,思念愈濃。思念凝成玉露,滴入淨瓶,被時光珍藏。供養壹段感情就像收藏壹瓶味濃的香水。味道會隨時光的增長而淡去,淡成壹縷幽香,不經意間被發現,被想起……時間潤化了香水的風塵味道,使它內斂溫潤。
  太久不聯系的朋友,不是不想不念……只是——問起卻不知道該說什麽。怕那種淡漠的距離感;怕那種冷場的尴尬;怕……我怕,不能再和從前壹樣,給妳妳要的信任和依賴。怕時光生疏了妳我,還把這種生疏暴露在陽光下,任其彌漫于空氣,壓抑整個時空。
  時光把妳我拉遠,奪走關于我們的話題,只留壹根叫思念的線牽引著我們的過去和未來。我們的他和她們都已將變成另壹個他和另壹些她們。和她們都不熟,都沒見過,更沒有任何交集。同樣,也不希望有怎樣太多的交集,只希望妳的他和她們對妳好,像我壹樣愛妳便好。
  再也不知道該怎麽去寫壹封信塞在妳家門口,也不知道給妳打個電話該說什麽。只是想逢年過節給妳壹個短信,即使妳已經忘記我的號碼。妳問我是誰,我沒有說。只是給妳祝福,給妳多壹份思念。任時光錯落,知道妳好,我便心安。史雲遜有效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