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過丹青的美麗

生命中的青春歲月,雖然深藏在我們已經忘卻的記憶中,但是一點點的閃動的火花,就能把她重新燃起。
  
八一建軍節就要到了,今天翻閱和舊時戰友們的老照片,看到了我的兩位少數民族戰友——蒙古族的巴圖和達斡爾族的阿朝魯。那時,我是他們的班長。看到老照片,三十幾年前的戰友情誼,忽然又歷歷在目清潔服務
  
巴圖,是草原上的摔跤手,黑黑的臉膛,一雙細眼,身體像一座鐵塔。每當訓練的空隙,巴圖就找戰友摔跤,摔遍全連無敵手。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真正的對手——從軍部偵察營調來的連長。兩個人的摔跤經常互有輸贏。他們的摔跤,就成了我們訓練間隙的保留節目。這年,我們班到大青山執行助民任務,歸來時,巴圖執意要領我們去看他家鄉不遠處的一個好地方“特木爾烏爾琥”清潔服務
到了近前,大家才知道,原來就是昭君墓。昭君墓是由漢代人工積土,夯築而成。墓體狀如覆鬥,高達33米,芳草萋萋,碧綠如茵,在當地稱作“青塚”。在這秋高氣爽的季節,遠遠望去,四圍秋草黃中泛白,唯有昭君墓黛色朦朧、一片墨綠,構成草原“青塚擁黛”的美麗景致tickck1のブログ |smmoth |tickck |bless you |lemontree |tickck on Mancouch |kiss goodbye
走到墓前,是一座王昭君與她的夫君呼韓邪單于並轡而行的銅鑄雕像Wine Glasses
昭君身披斗篷,目視前方,娥眉秀發,神情剛毅。單于轉臉對著昭君,好像在說著什麼。整組雕像,生動逼真,栩栩如生white wine

重新拾回自己的心

今年我十九二十歲,在心理上就基本還是屬於幼稚不懂事的那種孩子;在外表上,還是齊劉海,中長發,有點嬰兒肥的瓜子臉,一米六一二左右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身材。可是思想上,卻被灌輸了很多長大了的意識與感受按揭貸款服務

身邊的人,提及最多的話題便是:你有男朋友嗎?身邊的人,討論最多的亦是:愛情或者戀愛兩字。最近掛在嘴邊的口頭禪依然還是未成年之前的:等我長大後…還未說完,就後知後覺的明白,我已經長大一兩年了。感慨之餘,非常大喘氣的說完:我沒有…男朋友,我也不想…談戀愛樓宇貸款

認識一個女生,嘴裡常念叨著沒時間談戀愛,不想戀愛。可是卻總會跟很多男生曖??昧著,給很多男生追她的機會,但是卻又不同意。其實我是及其鄙視這種女生的,甚至有點厭惡,浪費人家男生的時間、精力、金錢、還有感情。最後好處都佔完之後,對別人說不合適。但是她的話卻很經典:這叫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兩廂情願的事情,你管得著嗎?人男生願意為我付出,那我就給他這個機會為我付出。給彼此一個機會,不合適再說。這樣兩個人都不會覺得遺憾了。在外面總得在身邊有個人照顧,這樣才會覺得幸福,快樂樓宇轉按

比較之下,我的做法似乎太殘忍了些。大概自己的第六感非常準確,一旦發現有人對自己有那方面喜歡的想法,我就會在他正在發芽的時候,深深的掐掉。我的想法是:男生,在這個年齡的男生,依靠的是家裡的兩老,是深深愛著他們的爸爸媽媽。想到自己的爸爸媽媽,不自覺的就會心疼,既然我沒有想要談戀愛的想法,就不應該浪費別人的時間、精力和金錢,更重要的是,不能浪費別人的感情。我知道,我的拒絕方式有點直接,比如一旦知道後,那麼某人的電話不會再接,某人的信息不會再回,某人的邀請吃飯不會再赴約……。 。任何能讓對方覺得有希望的事情,我都會一一杜絕。用事實向對方說明,我沒有那方面的想法,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這枝花呢?我更多的希望是擁有像江湖那樣能夠為我安靜唱歌安慰我的知己,像波波那種把我當妹妹看待的哥哥,像以前代東對我體貼微笑的死黨。不需要擁有很多曖昧的男生圍在自己的周圍,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就算我寂寞了,也還有我可愛的右耳朵陪著我。

周圍認識的很多姐妹都找到自己的幸福了,聽著她們說起自己的感情史,兩年,三年,四年,心裡十分羨慕呢,可僅僅就是羨慕而已。也不乏有那種為了擺脫一個人生活寂寞的感受,而去相親結識男生,通過一兩個月就跟對方在一起的女生,或者是盲目追逐,是因為別人都戀愛了,所以找個人隨隨便便的就在一起了的人。其實心裡非常不解,寂寞了,孤獨了,就一定得要找個男朋友陪伴才可以嗎where are youmomo一路向北貢茶smmoth的部落格輕舞飛揚紅茶

nuskin令人匪夷所思的產品

這幾晚一直失眠,不是因為有什麼煩惱,而是因為樓下的角落裡,每到半夜時分,常有一條野狗吠叫不止。第一次聽到那野狗的吠聲倒也不是那麼心煩,私下里往平和里去想,在月黑人靜的夜裡,聽到一兩聲狗吠也是很正常的,不要說是無人看管的流浪的野狗,就是窩居在富庶之地的別墅裡的家狗,稍一有點鬼聲賊影,也難免吠叫幾聲,這是它們作為狗的職責迪士尼美語 世界

然而,這幾晚那狗的吠聲卻越來越厲害了,有時甚至是歇斯底里的尖叫。有一晚,我被這無望的吠聲吵得心煩,便想下去探個究竟。於是nuskin hk,手里便捏了一根棍出去,一是防止被狗咬,二是防止萬一遇到小偷,或者是其他什麼魑魅魍魎。

全憑集團事業經營夥伴及員工的努力,nu skin 香港於2011年的服務社會時數更高達3,606小時,榮獲社會福利署頒發「2011年最高服務時數獎冠軍」。

我悄悄地下????到樓下,順著那吠聲而望,見平時的垃圾堆旁,一個魆魆的黑影正在低頭搖尾而嘯。那吠聲一陣一陣的,它吠叫的時候,那頭正抵對著前方一個空曠的水窪,水窪裡的蛤蟆鼓譟聲聲,那野狗也隨著吠聲汪汪。呵呵,我明白了,那狗是在和那隻蛤蟆叫勁呢!由於這幾天的陰雨,積成了很多水窪,成了癩蛤蟆歡樂的王國。我輕輕地咳了一聲,那野狗聽到了動靜,扭頭望了一下,那野性的眸子裡發著瘆人的瑩光。雖說如此,那野狗仍無離去之意,nuskin仍倔強地抵對著眼前的水窪。我不禁憤然,猛一跺腳,大聲喝道:“畜牲!”那野狗嗷嗷如哭狀,夾著尾巴跑了。

痴痴的臨江而立

靜默地立於湘江岸邊,一縷縷風兒從耳邊絲絲掠過,幾分清冷,幾分淒涼,此時,緩緩流動的,不是水,是望眼欲穿卻不見的失落,是無盡期盼卻遙遙無期的的等待,是相思之淚在尋找歸宿的雙肩,是綿綿深情在訴說曾經的幸福;相思本身無憑語,只是淚輕星辰生髪

凝眸,一縷清愁;翹首,散落眉尖;嘆惋流年,三千愁絲凌亂了歲月,卻醉了相思,相思相伴知何處,此時此刻難為情;是誰,在低吟淺唱,那些如風而逝的記憶?是誰,把寂寞譜成一曲曲相思,寄於琵琶?是誰,在紫陌紅塵處,靜候花開?是誰,深情凝望,獨賞夕陽落幕,看餘暉點燃蒼穹?是誰,滿腹心事,輕握清蕭,任思戀隨著哀怨的旋律,散落在湘江之水聖誕樹

是否,有一個臨江而立的婉約女子,曾飄然的踏夢於你,深情款款?一絲緣淺,一世相思;相思夢相隨,如痴如醉;難解桃花情,難解相思苦!相思若不苦,何處落相思?白蔓君,如此情,短短相聚離別去;連理枝,如此意,卻只能夢里相依;並蒂蓮,如此緣,擦肩而過情難絕;合歡花,如此夢,夢裡夢外都是空;十指扣,相思瘦,渡口翩翩一葉舟;一葉舟,隨水游,滿載相思到盡頭星辰護發

一份緣,從此陌路;一顆心,從此冰封;一生情,從此捻斷;一個夢,從此破碎;憶在咫尺,人在天涯。人生若只如初見,那便不會再相欠;可嘆,如若只如初見,怎知相思苦,卻依舊醉了相思毒?幾度春花開,卻結不出相思之果;幾重秋雨落,卻落不盡相思血淚;

如若等待,便是此情唯一的見證,那麼,我的臨江而立,是否可以看見那個期盼已久的身影?如若淚眼,便是此情唯一的溫純,那麼,我的凝眸駐足,可否讓我聽見那個溫柔的聲音?如若你的世界,我還未錯過,那麼等待是否依然?如若你的世界,我還在守候,那麼,想念是依然防止脫髮

使我卻越來越堅強

樓下的廣場天天晚上都有很多人跳舞,音樂從窗子外傳來,如隔了千層萬層。這些都是些什麼人呢,白天怎就沒見到這麼多人呢?窗前有一小桌,前兩天我摘了花,插到喝光後的黃酒小壇子裡,這時它們探出頭來,一副悠閒的樣子,半紅著臉神氣的望著我,好像在說hybrid cloud,你這個豬頭一個人坐在那乾嘛,下面這樣熱鬧,何不把喜悅帶點回來。酒瓶邊是我這次多帶的幾本書來,它們靜靜的疊了一堆,怨艾地看這比它們高的花。

要是屋裡有個女人就好了,這樣的話電視也好看了,不會來回自己放著新聞聯播。書也會給多翻幾遍,不會給我拿來狠狠的看上幾眼再拋物線的飛向小桌,摔了個滿臉皺褶。屋裡有口大木櫥櫃,我從沒開過,裡面應該有好看的衣服,還有女人的香氣。衛生間的大理石檯面上有一塊給水泡腫的肥皂,這裡的人叫“香衣兒”。

應該再有些洗髮水和沐浴露之類的就舒服多了。床很大,也很軟,要是上面躺著張明信片,明信片上有個大女人,那才是沒虧待了一張寬大舒適的好床。床下歪倒著高跟鞋的尖頭,椅子上掛著粉色的沙汀綢的外衣,黑色細薄的胸褡。

我是愛做夢的,睡著了有夢,醒來也即在夢裡,夢裡努力的回憶一下,還是努力的去回憶一下夢裡記憶。環視了一遍屋子後,把眼光落在了門上。外面有節奏的音樂,很想看看人們是怎樣的歡樂的,能否讓我也高興起來,鬼使神差的站了起來,推開門,走廊的音樂聲更大了,昏黃的燈光照出我的影子,一種作痛的思想刺了一下自己的心臟,正一分一秒的離開自己的感覺,生怕它跑了,覺的自己再不能獨占自己的影子Doctor degree

來到樓下的廣場,繽紛飛舞的舞曲帶著穿梭的舞步像棉花糖的絲,在空中裊裊飄舞。一個舞曲下有多種舞姿,三三倆倆的集體健身舞,激情澎湃的水手舞,優雅如水蛇一般的外國舞,手指如花,腰身如月,不比哪個專業的差到哪裡,這是我實在沒想到的。

餵,王技術員,下來玩的啊,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側面傳來,我側頭看去,一位汗水把頭髮沾到額頭上的婦人正對我笑著。她發現我尷尬的表情說到,上午你來給我們講小麥的根的……。 。哦,對啊,是你們啊……。我怎一下覺的現在已經不是我所能接觸了,他們都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來,臉色紅潤健康,男的體格健壯,女的身材豐滿,他們白天勞作在田地,晚上享受著勞動的果實,並不是我聽人說的那樣,晚上都在家生孩子。我的思想真是半舊不新的,突然就瓦解了。剛才在屋裡還心跳著想著女人的香體,溫軟的胸部,可愛的臉龐,那些誘人的還委實的讓我搖搖不能自持呢。她打斷了我的沉默,說到,我們還第一次看到農機人員和我們一起在地裡曬一天的太陽,真希望你能多來。我看著她發光的衣服,健美的身材,實在是聯繫不到白天戴著草帽,穿著下地衣服的樣子。我微笑著說,你們都來跳舞了。是的,你看,那是張家的,這是李家的,我細細順著她的手指看去,看去的地方就會有人向我微笑,一下就難以觸及了,發現還有個無形的東西,靈魂。這種感受就如火熱的沙漠裡喝了一次冰的水,一絲一絲的灌注到每一條血管,滋潤了乾枯的皮膚。

去超市拿壇黃酒,這裡的黃酒都是我拿,他們會怪異的問我這東西能好喝麼women clothing brands,我原來想,麻醉了比清醒的時候好喝吧。現在我回答,好喝,都是好糧食釀造的。這裡一鄉一莊的麥子都會讓我捨不得的遠離。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