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發生在四月裡的男人

四月的天氣乾燥而炎熱像烤箱烤干了我心裡滴下的血,由衷的憎惡這個社會,恨這個世界。恨每個帶著面具的人 ,每個人都帶著不同的面具說慌,我想看透每個帶著面具後面的臉,卻被他們的謊言遮住了雙眼和耳朵怎么努力都看不清聽不到sugarful's diary
每天拖著昏昏沉沉的軀殼,苟延殘喘的活在這個世界,祈求著上帝給的僅有的一點同情,不得不說,死去的人是福祉的,至少他不用活在世界上,而感到這個世界的醜陋和骯髒,而我卻還每天生活在這個無時無刻不在散發這良心和道德腐爛發出臭味的世界,壓力recounts壓斷了我作為一個男人那根責任的肋骨,使我本來就脆弱的心靈雪上加霜。
不願再想,過去的那些回憶,想把他們埋葬,埋在一個沒人知道的深淵永遠都不要再出現下我的腦海裡。有沒有一個地方安靜而黑暗,陌生的能把我窒息的角落,我想一個人呆在那兒,無聲無息的漸漸消亡,圆满结局如果在那一刻還來得及流淚我願意流干我此生全部的眼淚讓死去的靈魂在來生不會傷心不會流眼淚。
每個男人都會被困在地獄裡,在人生的最低谷誰也不利外,不要以為每個男人是鐵也是鋼,他們也有感情,也會哭泣只是在沒人的地方罷了......再堅強的男人都有眼淚,只是男人固有的性格把它禁錮起來了,因為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傷心過,懦弱過,他不想聽到別人的諷刺。為了尊嚴為了面子還在死扛著春天的天氣
也許一個理解一個原諒他就會感到欣慰,可這些在現下看來只是一個虛幻飄渺的夢罷了。沒人會理解沒人清楚我此刻心裡那種撕裂般的心痛僅此一次痛徹心扉,永遠不要低估傷心的力量他能讓人死也能讓人重新振作,但是很顯然我現下還在迷茫。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重新振作起來雨兒沒有了
困在地獄裡的男人,像個逝者的幽靈,似乎已經忘記了怎樣去思考怎樣去畫餅充飢,他沒有夢想因為現實不允許他有,夢想像個風箏但是,現實像把尖剪刀無情的剪斷了他和夢想牽著的線,男人看著夢想墜落到了冰冷刺骨的地獄卻無力挽回,這就是現實。
男人站在最初有夢想的地方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想挽回去無力,想去追卻又追不上他掉進了懸崖摔得遍體鱗傷,他輕聲呼救卻,引來的確是一群孤魂野鬼對他的嘲笑與諷刺,最後他漸漸消亡在這個無名深淵,歸為塵土。
(後言......)其實很多時候一個理解一個鼓勵,一句簡簡單單的關心就能讓一個已經喪失夢想的男人重新站起來,在人生的低谷男人最怕別人嘲笑與諷刺,男人在人生低谷就像困在地獄裡一樣,很脆弱......男人誰都一樣都有脆弱的時候,所以請原諒他的臭脾氣,原諒他的任性charlotte
......

文藝青年的挽歌

1238.jpg
多年前的你,鐵了心想做個文字工作者,於是若有若無的有了獨屬文藝小青年的言語與感情。多年過去了,夢想還在,但它已經在歲月的風雨中坍塌破敗的不成樣子了,有個夢想不難,難得的是為了夢想能實現而付出的努力和堅持。

那時候你廢寢忘食的寫文字,你之所以把寫文章叫做寫文字,是因為你覺得自己勉強跟文學沾邊兒,算是個十足的半吊子文藝騷年,沒有出身書香門第,沒有學習文學專業。膜拜過韓寒、郭敬明,省錢買過過期的文學雜志,常會為了一個青春愛情故事翻爛一本書,可忘記的總比記住的多。

把弄文字還行,談及愛情你還是個門外漢。寫的文字大多也是與愛情有關,盡管你不是那麼懂,但你覺得這樣的文字,喜歡的人會很多,慢慢的你發現,是你自己自欺欺人賴在青春,寄籬愛情裏不肯抽身,擔心抽身離去,自己和時間就都將快速老去,可能連那份揮毫縱橫的文藝心都泯滅了。

逝去的東西只能在回憶中捕捉,那些遠離你而去的人,在你心上建起一座城,來去回環,經年累月的住在裏面陪伴著你,陪你在每一個輾轉反側失眠的夜。

你仍然記得寫過的那些文字,記得也只是記得,一點不想翻出來看看,越是動心用情寫過的東西,越是這樣。你替別人寫過情書,寫過明信片,那些嵌在紙上漫漶的文字,像那時的你一樣,渴望被別人注意到,想過一個不小心被某雜志社主編看中,然後在書上發表自己的第一篇文章,文章題目旁邊印著你的名字,你還會裝作不太知道一樣向人打趣的介紹說,咦,這本雜志的某篇文章不錯哦,然後找個口渴要喝水的借口走開,偷笑,惴惴不安。

你的心也曾不那麼堅定過,看著很多普通的人,因為唱了一首歌或者演了一部電影,從此大紅起來,之前的愛好或者一直熱衷的事,從此之後可能就不再做了,精力有限,環境逼迫,放棄也顯得理所當然了。

越年輕越敢於冒險,那些冒天下之大不韙說過的話,那些被人說成是瘋子的舉動,那些倒影在別人笑眼中的窘迫,那些的那些,很多的那些,不是那些你快樂,就是那些你強裝,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改變了多少?你不顧套俗的活著,既不為了證明自己活給別人看,也不看別人如何的生活,每個人生來是獨一無二的,這句被說的很爛的話,或許在你這裏意義才最深。

你說你想在彭浪嶼邊開一間叫做“貓與下午茶”酒吧,酒吧裏沒有重金屬樂隊,也沒有亂晃的燈光,只有味道淺淡的果汁和咖啡,只有幹淨清脆的吉他和鋼琴樂曲。房間裏貼滿客人的願望便貼,牆角的收音機一直開著,一直是那個電臺,熟悉的主播的聲音,懷舊舒緩的音樂淌滿屋子。每天起來看見貓和陽光都在,一天打打理理,不閑也不忙,收入不多,但夠花,房子很小但挺舒服,車很便宜,但哪都能去,其它的一切,各種國產吧,你用國產電腦碼文字,用國產手機打電話,你自稱屌絲,說你很喜歡這層身份和它帶給你的獨特感覺。

你說你沒想過戀愛,也不想跟別人說起你的感情,不甘,掙紮,有人說,擁有就是失去的開始,你不戀愛,要麼是你害怕,要麼就是你懶得要死。

到了二十多歲,這個裝嫩已經有點勉強的尷尬年齡,這個年齡應該有這個年齡應該說的話和想的事,似乎以文藝自立有點太不像話了,你怎麼能不懷疑自己,懷疑自己的喜好,但從專業方向轉變成愛好,就沒什麼錯了吧,你和別人一樣,在做完該做的事後,也會喝茶,也會逛街,但最多的還是在文字裏耍流氓。

你是誰?你要去哪裏?你該幹什麼?這些問題你終究是要面對的,而且越早越好,生活的繁陳蕪雜不會因為這些問題的困擾而加劇,反而會因弄清這些問題後變得輕松起來,聽朋友說,迷茫的時候,不知怎麼做的時候就出去走走,你早就渴望能從一次旅行中找到答案,旅行是身體的勞累心靈的放松,一個人的心累才是正真的累,心是身體的重要核心,心在某種程度上的名存實亡,即使身體再強健也沒什麼鮮活可言。你說旅行回來後,人依舊,景依舊,什麼也沒怎麼變,那些煩擾的事,不過換了一種範式被你打包又帶了回來,舊傷換了新的療法,還是原來的配方,所以沒什麼效果。你不斷在過去的碎片裏尋找,企圖發現一個適合你停留的地方。你不斷的尋找,在初秋,在歲末。其實你只是想找到一個似曾相識的感覺,遙望,翹企,那個再也回不來的自己和捉摸不定的未來。

你聽身邊的人說蓋茨如何退學變成首富,你回家跟媽媽自信滿滿的說你也想退學闖社會,結果被媽媽拿著拖把追的滿院子跑,你覺得李嘉誠多麼多麼牛逼,但你從沒注意到他在兵荒馬亂的年月裏挑起家裏的重擔,艱苦打拼的辛酸,有夢想的人最容易受傷,現實主義者則不會,理想主義者懂現實,但心不死,現實主義者懂現實,心已麻木。

我戲你,懷著上流人士的心,做著三流人士的夢,活的簡單,不累,活的不明白,省事。唱完了最後的歌 忘記青春的疼 笑對人生,享受人生的福分 生活中關於錢的一點事 會幸福而快樂 努力生活,好好生活 荒野裏那棵老孤樹

在那個被風吹過的夏天

  “還記得昨天那個夏天,微風吹過的一瞬間,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更沉澱。如今風依舊在吹,秋天的雨更碎,心中的熱卻不退,仿佛即使閉著雙眼。熟悉的臉又會浮現在眼前,藍色的思念,突然演變成了陽光的夏天。空氣中的溫暖,不會更遙遠,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戀。綠色的思念,回首對我說一聲四季不變,不過一季的時間,又再回到從前,那個被風吹過的夏天……”
  
  自然,純真,美好。
  
  感受著,這美好的地方,時光,感覺。心情好,一切都變了。色彩斑斕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
  
  偶爾思念著,但不再過度。不再沉淪。開始奮發,開始振作。現在的我,思念只是偶爾的填充物。他將不再是主體,不會再是了主體。一切都放下了。隨著那風,放下了nuskin hong kong
  
  在那個夏天,一切都將會被我淡忘吧。猶如一塊曾經透明的紫水晶,隨著時間了的推移,她的內心增添了許多的斑紋,或許是黑色的。又或許是別的顏色。如今,經過流水的洗滌。黑色消失了。或許,永遠消失了。不會再出現吧。因為她已經經過了一次蛻變。下一次,就是很久很久以後了吧。又或許不會再有第二次了。那水很清,很清。清倒你只看到自己,看到自己污點。讓你不得不去改變自己。或許,就是因為這面自然的鏡子吧。
  
  讓你看到自己的醜陋。然後,不得不改變。因為那赤裸裸的黑暗,在陽光下,他只能退縮。只能言敗。那是必須的。“他沉淪,他跌倒,你們一再嘲笑,須知,他跌倒在高於你們的上方。”這是真理,可是若你同“凡哥”一樣,世界顛倒。堅持“他樂極生悲,可他的強光緊接你們的黑暗。”那也沒有辦法。這是世界,哪怕這句話是真理,可是在陽光面前,黑暗只能退縮。在光面前,黑只能投降。除非有人貪婪于陽光。那麼,黑暗的角落終究會出現。因為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光明nuskin product
  
  在那個夏天,迎著風,你能聞到,甜甜的味道,那是溫暖。咸咸的,那是大海,是包容,是博大,是寬厚。那些酸酸的,只會隨著紫水晶中的黑暗,被流水沖刷,洗禮鑽石首飾
  
  一切都將會是潔淨的。在那個被風吹過的夏天。fjkttec nanacan22 nanacan22 nanacan22 nanacan22 nanacan22 nanacan22 nanacan22 nanacan22 shiadilah

淺談小時候的夢想


  小時候一直都有一個夢想,就是能成為白眉大俠一樣的人物,對於現在的人來說,白眉大俠似乎是一個很久遠的名字,但那時候他卻是我的偶像。為了成為一個大俠我還曾生出了到武校練武的想法。當然,在父母的嚴厲管教下之一想法最終還是破滅了。但是這並不能阻擋我成為大俠的腳步。為此,我專門找了一個自稱是“武林高手”的高年級學生當老師。
  
  那個時候我練功練的特別勤奮。拜師的當天下午我就跟隨師傅找到一個空地練功,說是練功其實就是挨打,因為師傅說要想打人就得先學會挨打。那天下午,師傅站在我身前使勁的打了我一拳,然後問我:疼嗎?我說不疼。師傅說,好樣的,要想成為一個高手就需要你這樣的毅力。其實我是很疼的,只是我強忍著不說而已。在得到了師傅的誇獎以後,我再一次堅定了自己忍耐的決心。我說,師傅再來。於是師傅又打了我一拳,我咬著牙大聲說;不疼。可是接著師傅咣當給了我一腳,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淂一聲哭了起來。師傅見我哭了竟毫無江湖道義的把我自己一個人丟在那裏逃跑了。
  
  再見到師傅的時候,師傅說,那天他是感應到了殺氣,所以先一步走,去為我清除危險去了。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依然勤奮的跟著師傅練功。直到一天下午師傅對我說,我的所有本領已經盡數交給你了,現在你可以出師了。於是我自信滿滿的以大俠的身份開始行走“江湖"。出師的時候,師傅語重深長的對我說,武功的最高境界就是無招勝有招,有時候最笨的方法就是最簡單的方法。我深深的記住了老師的教誨,並且一直在實踐著。在跟別人的對決中我總會跟大多數人一樣抱著多方的脖子,然後哇哇的大叫,直到跟這個人一同倒地,當然很多時候都是我在下面的。但值得稱讚的是我從來沒有求饒過。因為師傅說過,士可殺是不可辱的,一旦求饒就丟掉了男人的骨氣。但師傅還說了,當你打不過別人的時候你是可以哭的,你打不過人家你就使勁的哭,你一哭他就不會打你了。不過別說,師傅的這招還真管用。我每次打不過人家我就哇哇的大哭,然後他就不會打我了,只是罵一句慫包。慫包就慫包吧,心想,反正我沒有求饒。那時候我感覺還是挺男人的。
  
  慢慢的我便在江湖中有了自己的名氣,人送外號"哭俠"。哭俠就哭俠吧,咱好歹也是公認的俠了。自從有了俠的名氣後,就開始有人慕名找我拜師。剛開始我是不願意收徒弟的,但眼看小學就要畢業了,心想總得找個人傳承我的本事啊。於是,我就在廣大的拜師隊伍裏挑選了一個讓我滿意的人來做我的弟子。其實我是想多收的,但是擔心人多了不好管教。現在那人的名字已經被我忘記了,還記得那天我收他做徒弟後,他為了表示對我的感激之情,專門從家裏偷出來一毛錢給我買了一直冰棍,對我說,師傅,只是孝敬您老人家的。我那時滿意極了,心想,還是我會選弟子,至少比我師傅會,因為我從來就沒給我師傅買過冰棍。
  
  我舔著冰棍滿意的對徒弟說“既然我收你做徒弟,那麼我就會好好教你的,但是你也要好好學,只要你肯努力你一定會得到我的真傳的。徒弟流著口水連忙答應著,一定好好學,一定。然後我問他,你還有什麼想要問我的嗎。徒弟盯著冰棍,支扭了半天,最後問我,我可以天一下冰棍嗎,就一下,行嗎師傅?看他那可憐兮兮的樣,我心一軟就答應了他,說,只能舔一下啊。可是吧冰棍送到他嘴上的時候他卻生生的給我咬了一口。這可把我心疼死了,但是有礙于師傅的威嚴不好發作,只能把他狠狠的罵了一頓。
  
  或許是因為冰棍事件,我記了徒弟的仇,所以在以後我教他練功的時候揍他揍的特狠。後來,我把師傅用在我身上的方法去在他的身上全都用了一遍。等我教授完的時候,我把徒弟叫到我身邊,很傷感的對他說:為師能教的都教給你了,你現在可以獨自闖蕩江湖了,你走後師傅也要退出江湖了,你記住了,江湖險惡,打不過人家的時候要趕緊跑。徒弟說,師傅,現在我可以獨闖江湖了,那麼我總得有什麼名號吧。我說,既然我叫”哭俠“,那麼你就叫“小哭俠”好了。就這樣,有了名號後這犢子就高高興興的走了。
  
  其實徒弟走後我是真的挺傷感的,主要原因是再也沒有人肯為我偷家裏一毛錢給我買冰棍了,這也是我事後才意識到的問題的嚴重性。
  
  “小哭俠”出道後也漸漸有了自己的名氣,而我這個“哭俠”也逐漸被人遺忘了。記得最後一次徒弟來找我是因為他感覺“小哭俠”中的小字有損他的霸氣,所以來跟我商量,說:師傅,不如我叫哭俠,您叫大哭i俠或老哭俠吧?我隨意的擺了擺手,一代大師的風範說,不用了,你就叫“哭俠”好了。就這樣,我完全被我的徒弟所代替。
  
  “哭俠”不再是“哭俠”,我也不再是我了。
  
  在以後的日子裏,要是別人再問我將來的理想是什麼,我總會告訴他:我的理想就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長大了做一個對社會主義有用的的人。再後來我就升入了初中,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學,而我的師傅跟徒弟再也沒了音訊。fjkttec fjkttec fjkttec sanxing25 sanxing25 sanxing25 sunnddy00 sunnddy00 fjkttec fjkttec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