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卿再續前世未了緣

夢中你的眼淚是海的波濤,顛簸我心靈的船;夢中你的眼淚是雨,淋濕思念的心緒;夢中你的眼淚是愛的河流,漂流想念的楓葉。夢中是現實的輝映,淡淡的憂愁纏上心頭。對月說思念,月比你更淒涼:對風說歸期,它來了好久,你卻在路上。半世憔悴,銷得幾黃昏。

--------題記

錦瑟、錦瑟!你為何無端五十弦,一弦一音都會讓我回想起那逝去的年華。月未落,曲已終,人已散去。多少往事,如今想起歷歷在目,你為何偏偏弦落、曲窮、聲絕,為何切斷了我的思緒,為何那番的捉弄我,只能怪我陷的太深,才會丟了靈魂。

明月盈盈,映影三丈。照亮了小樓,斜窗灑下你的溫柔,小樓又東風,恰似是你梳理著黑夜的秀髮,瑞腦中氤氳的玉煙升起,恰似隱現佳人的容顏,嬋娟清冷,好似伊人哭泣的淚,不知千裡外的伊人是否也在賞月,孤單的人兒默默無語,清冷的月兒悄悄無聲。多少快樂的回憶暗湧。

桃花依舊,並非笑春風,是風給桃花送笑聲。又見桃花滿園開,又有誰聽見了花開的聲音,花開不是在哭泣,花開不是在哀傷,花開是讓君賞,在那雨後的黃昏與你邂逅,從此我經過這陌上小徑,再也沒有回眸欣賞過花兒,一半緣是你,一半緣是花兒。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望著你轉身的背影,離別的眼淚在我心裡流,此刻的我再也走不出這花開滿園的小徑,期望有一天在夢裡與你重見。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我遇見了你,一切良辰美景便是虛設,牽絆的腳步再也走不出你昨日的風景,迷離的眼神再也逃脫不了你驚鴻的溫柔,纏潺的思念再也解不開你魔咒的封印,只想淚水沖去那刻骨的回憶,我就是那斷橋邊寂寞的寒梅,你就像那冬天的一片雪,相遇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vitamin c


花自飄零水自流,並非流水無情,是流水怕落花陷得太深,為何造化總是弄人,只怪落花意太深,許落花繾綣在記憶的角落,潺潺的流水慢慢的消瘦,落花不懂流水無情,流水卻知落花流淚,不說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漂過。

莫問海誓山盟有多深,莫問天荒地老有多久,只想夢裡與你再續前緣。世人常說香水有毒,我就願喝下你種下的毒,不怕肝腸寸斷,就怕腸未斷愁更愁,時光緩緩得荒涼,歲月慢慢老去了,我也久久難眠,輾轉反側,只能夢裡望穿秋水。

夢中你的眼淚是海的波濤,顛簸我心靈的船;夢中你的眼淚是雨,淋濕思念的心緒;夢中你的眼淚是愛的河流,漂流想念的楓葉。夢中是現實的輝映,淡淡的憂愁纏上心頭。對月說思念,月比你更淒涼:對風說歸期,它來了好久,你卻在路上。半世憔悴,銷得幾黃昏。marie france bodyline

思念纏纏,潺潺千里。時而剪不斷,理換亂;時而如那提決的洪水,在心裡氾濫成災。蘸思念之墨,怎能把你的溫柔描畫,一雙湖水般的眼眸,便化去三千弱水,回眸一笑可比出水芙蓉,拈花一笑,衣袂輕舞,花也羞澀了,月也躲進雲裡。你可知,每一次回憶便是顰蹙千回百轉,你可懂,每一次思念便是夢裡半世流離。

撿起那滿天飛舞的楓葉,莫不是想念的楓葉又飄回,滿眼風雪和眼淚化成塵埃,鏡中的我變得模糊,記憶中的你變的清晰,繁華殆盡又是荒涼,前世的銘茶,等到今生夢醒,已涼透了心腸,怎奈癡情人何以察覺,卻不曾知歲月麻木了軀體,弄丟了靈魂。

黃昏已過,孤雁已歸,不見你錦雲中寄來的信箋,害我方寸全亂,一夜風花雪月,滄海化桑田,青絲變白髮,莫說人比黃花瘦,氣息奄奄,怎敢獨自死去,前緣未曾續,許我奈何橋上再等三歲,三生石刻碎了誰的名字,是誰擱淺了誰的時光,又是誰擺渡了誰的人生。

明月盈映,思念纏潺。月還是原來的月,思念還是原來的思念,人卻物是人非,夢醒,撫琴再續後五十弦,系上斷卻的思緒,與卿再續前世未了緣。Interactive Flat Panel Display

有人卻將其視為幸福的堡壘

  時光如水般度過,我想我確實應該做些什麽了。此時的我壹無所有,既然如此,那麽,從今天開始不管有多麽的難,我都要每天兩個小時的寫作吧。加油,也許我也只能如此了。加油,這個假期至少寫出壹部不錯的小說吧。
  油鹽醬醋茶其壹愚蠢的無知
  生活便是壹團麻亂,我們夢想著超脫它,然而往往只有我們真真正正正的生活其中,沈浸其中,才會明白生活便是油鹽醬醋茶,便是壹個字“混”。
  在華北平原上壹個小城市的郊區的壹個小村莊中。這裏雞犬相聞,這裏吵吵嚷嚷,這裏鄰裏互助,這裏也總是避免不了家長裏短。在這個村子裏有壹個大戶人家,他們有哥四個,下面還有十幾個堂兄弟,可就算是如此這個家族在村中並不是最強大的,原因便是兄弟不和,再加上沒有幾個是有頭腦的人,自私的本性使得他們最終只能蜷縮在這裏生活著生活著。
  向前追溯到這四個兄弟的父親壹輩,他們的父親生活的並不算太差,在當初“十年文革”時便是供銷社的壹名幹部,文革之後壹直幹著公職,對於壹個小村來說那便是很了不起的了。也許是歲月,也許是幾千年的封建思想作祟,使得這四個兄弟的父母變得如此的狹隘與自私。在兒女們成年之後,便早早的務了農,成了親,被束縛在土地之上,也許他們給與自己的兒女們最大的便是無知。大兒子德貴娶了壹個貌美如花的媳婦,性格更是沒得說,八方鄰裏誇贊,孝順公婆、賢惠能幹。可是僅僅因為自古以來的婆媳不和,大兒子德貴便在父母的唆使下,離了婚,而後壹直單著,直到十年後歲月不再,輾轉在東北買了壹個媳婦,自此這才算成了家,不過與父母的關系壹直處於冰冷期。再好的關系,再近的親人長期的冷漠,最終只會走向冷漠,甚至仇恨。老二德全,性子狹隘,取了個媳婦更是愚蠢,似乎只知道嚷,鬧別無他法,可也讓人頭痛。不過也可以說是幸運的,這樣的兒媳使得婆婆也發怵,彼此之間敬而遠之,可也正是因為這樣,加上本來自己兒子的狹隘自私冷漠,使得老兩口再次失去了壹個親人。老四德順,算的上是最乖的壹個,也是兩老口最寵溺的壹個,再老兩口的把關之下,娶了壹個能言善道的媳婦,可是這壹個媳婦確是並不省心啊。因為嫌棄自己的丈夫沒有能耐,沒有賺大錢的本事,竟然逼迫著自己的丈夫幹起了非法的勾當,最終二人十年相隔,唉,世間啊。可是也正是因為這個媳婦的能言善道加上壹些手段使得在這十年裏,畢竟活了過來,並且掌握了老兩口的財產。老三德春也是因為各種各樣的雞毛蒜皮的小事,與老兩口疏遠。老兩口最中只能蜷縮在小兒子的偏房中度過晚年,即使退休金足夠他們生活無憂。
  生活啊,妳怎樣給與的它,它便會怎樣的回報給妳。平凡生活中的愚蠢,無知足以使的壹個人的人生變得索然無味或者淒慘無奈。
  油鹽醬醋茶其二無奈的人生
  老三德春可以說是最為平凡的壹個人了,他有著農民的淳樸與善良,但也不可避免的有著農村人的狹隘與自私。但是他作為壹個獨立的個人,也有著自己的特點,他喜歡吸煙喝酒,他的脾氣特倔,不稀罕聽別人的勸說尤其是自己妻子的,也去他的內心並沒有將其視為自己的家人吧,脾氣很大,甚至砸東西,打人。雖然他有著不可饒恕的缺陷,但他也有著閃亮的特點,例如幹活實在,並且不怕受苦受累,也願意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讓自己的孩子讀書,這也許是最大的優點了吧。本來他的人生也許會如自己的父母壹樣,平凡而愚蠢的度過可是他卻娶了壹個好媳婦,足以讓他不再平凡。老三媳婦真真是壹個大智若愚的人,可是作為壹個人,她也有缺點,她懦弱。
  老三媳婦是鄰村的,父親早早便去世了,早年沒了父親的孩子,內心深處有著深深的自卑感,成人之後,在別人的做媒之下,不敢說自己的意見的女孩,便草草的決定了自己的壹生。結婚初始,與自己的丈夫沒有感情,再加上內心深處的自卑與懦弱,在這樣的家庭中壹直處於被欺負的地位,傳統的思想“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使得娘家人並不怎樣的幫助她,孤獨的少婦,早早的便學會了承擔與獨立。結婚第二年,便有了自己的第壹個孩子,當然母親這個偉大的詞語,使得少婦有了勇氣,當然,伴隨而來的便是矛盾與爭吵。也許我們每壹個人從出生到老去都必須經歷著從獨立的個人走向社會的人,這個過程是痛苦的,然而似乎我們總是沒有多少選擇,就如這個孤獨的少婦,從成為母親的那壹刻開始,她不在成為壹個獨立的人,她在向社會的人過渡,不再怯懦,也許只是有了勇氣走出自我的象牙塔。爭吵隨之而來,然而這種爭吵似乎也是壹種自我的升華。爭吵與矛盾帶來了壹些改變,丈夫似乎開始進入了丈夫的角色,開始有了責任感,但本身的劣根性永遠不會去除。絕對的公平在沒有強有力的保證之下,雄性的武力似乎在對陣女性時總是有著壹些的優勢。因此,在外在條件不利,內在不敵的情況下,少婦唯有被欺淩,至少在這樣落後的農村裏被打。呵呵,被打,似乎在農村這是普遍的,然而隱忍者在大多數,因為孩子,也許吧,也許是因為內心深處的自卑與懦弱吧,最終只有走向毀滅的地步。少婦在這樣壹個家庭中隱忍著,伏低著。不過幸運的是,少婦的孩子在當時的農村來說是爭氣的,至少讀書還行。然而不幸總是降臨在不幸上,在婦人終於可以度過壹個平靜而平凡的晚年時,丈夫又得了嚴重的病,最終只得照顧生病的脾氣大的丈夫,自己的身體被拖垮了。呵呵,不幸的人生啊,似乎我們總是沒有多少的選擇。
  油鹽醬醋茶其三成長中的煩惱
  似乎我們總是生活在他人的眼光中。我們的人生似乎已經不再是我們的了,因為我們在說話做事之前必須首先顧忌這個顧忌那個,這樣做行不行,那樣做會不會傷人,我們總是在權衡,最終我們做了最不情願的抉擇。我們的人生是為別人而活還是為自己而活?當我們在壹切場合甚至在自己的家庭中我們都必須戴上面具,呵,這樣的人生真的好累。束縛,束縛,真的好累。掙脫面具,以我們的本性來面對生活我們也許寸步難行,因為我們無法掙脫社會。兩難的抉擇,尷尬的人生!Infant hearing
The gorilla pneumonia
The beautiful scenery in my heart
Dundalk bar
Las Vegas dog case
The spy surveillance
There is no sharp peaks
The Ohio court overturned the ruling
Minnesota state court
USA judge strikes the Arkansas

春水是有形狀的,柔柔的,有些羞澀。

春水是有形狀的,柔柔的,有些羞澀。春水是有顏色的,淺淺的綠,不乏暖意。不急不躁,緩緩流淌,與淡然的歲月交織,邂逅於稚嫩的蓓苗,無私的留下春天的汁液,幾個黎明過去,一片綠意漸濃。邂逅於田野,驅逐了乾旱,使犁鏵過後的沃野變得深情無比。溪水輕輕的呼喚,喚醒了一粒粒種子,破土而出,成為綠的使者。蓓苗日漸葳蕤,種苗日漸茁壯。而溪流,從不懈怠季節的使命,也從不圖丁點感恩與回饋,依然故我地流向遠方,把一往情深毫不保留地給予季節的每一條阡陌。
我置身於山巔,望著來自深山處的春水,竟那樣的從容,沿著環山腰開鑿的河渠,滔滔而去,形成一朵朵肥碩的浪花,蕩滌著塵封了一季的泥土,沉睡了一季的殘枝敗葉。濤聲迴響在山腰婚姻介紹所,格外的壯觀,那些野雞,野兔們藉著東去的春水,在水灣,在支流,忘我的戲水,洗去了一冬的倦意。蜿蜒東去的春水,造福於下游二十萬農人,適時耕種,把春季的希望成就為一季的豐碩。
轉身間,忽然一層花瓣漂浮在水面,悠悠然,伴著春水緩緩東去。水與花的相攜,沒有相約,只有相遇,沒有言傳,只有相惜。花的嫵媚,水的柔情,在這個季節美到了極致。我遙望著漸漸遠去的美,竟有些陶醉。
一泓春水蜿蜒去,花香染色最相宜。數年前那些春日,崇尚綠色的鄉親們,冒著春日的薄寒,在深山處植下的梨苗已經枝繁葉茂,梨花盛開了。這春水,這梨花,這山腰,成就了一種生態之美,在每一個淡淡的春日,默默地綿延。
春水,沒有夏季河流的洶湧和魯莽,沒有秋水那樣的頹廢和沈寂,脈脈深情,與世無爭的流向遠方威尼斯旅行。遇有砂石阻隔,總會傾盡耐力,或滴水穿石,或千迴百轉,也從不改變自己的走向。人,能有幾許水的情懷?急功近利者有之,貪腐尊我者有之,魯莽寡情者有之。其實,在這綿綿春日,在這春水淙淙,也該引春水於心田,洗滌心靈積澱已久的迂腐,還靈魂一抹清澈。
人生,無論何以鼎盛與顯赫,如果能耐著性子去細細閱讀生命中的每一天,日子多半如春水般的平淡和支離。人,如果有了水一樣百回不轉的堅韌和志向,那些平淡和瑣碎就能昇華為華貴和卓越。平庸的人一輩子只擁有瑣碎,偉大的人卻能把平淡和瑣碎堆砌成偉大康泰旅遊

题目 : 知识常识 - 博客分类 : 生活资讯

萬事皆可忘卻,唯有燕居之樂不可忘

  周末、假期,我經常是壹個人在家,又不喜歡逛街,電視看多了會厭,電腦玩多了也覺得無趣。於是,便生出了許多附庸風雅的事。
  我家是在山區的壹個小縣城,雖然住的是樓房,但有兩面環山。山上沒什麽樹,大多是菜地。不過,有幾棵的樹長得很俊美,看起來特別舒服。山雖然不是什麽標準的好山,但山上的菜地和恰到好處的樹給了這座山很十足“人味”。
  早上,太陽從山上升起,陽光從客廳的窗戶照射進來,照在靠窗的沙發上。對著山,沐浴著朝陽,我捧起壹本《論語》,隨意地坐在沙發上。沒有讀經的莊嚴,純粹是玩味,不知嚴謹的孔夫子是否會怪罪。有時,我幹脆躺在沙發背上,樣子就像郝隆曬書,實際上我肚裏卻沒多少書來曬。
  看累了,就站到窗前,觀賞山上那幾棵亭亭玉立的樹。晨曦給樹葉鍍了壹層金,千片萬片的樹葉熠熠生輝。如果有風吹過,修長樹枝隨風起舞,好不飄逸。
  偶爾有幾只小鳥飛過,有時會落在防盜網上。我打開紗窗,想讓它進來,它反倒被我嚇走了。有了前車之鑒,我不敢再驚動它了,躺著,靜靜地,聽它唱歌,腦子裏很多不該有的東西慢慢地消失了。人的聲音再美好,也比不過如此的天籟。
  鳴叫的不只有小鳥,樓下有幾戶人家養著許多雞。那些雞經常長嘯,而且還是集體行動。雞雖吵,但不會令我生厭,因為它讓我的內心減少了許多冰冷與麻木。“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是田園生活的象征,雖然少了狗吠,雞鳴還是可以讓我體味到壹些田園氣息。
  午後,小憩壹會。起身稍坐片刻,就提筆練字。有時口渴,想要喝水,順手拿起桌上的壹碗墨水。到了嘴邊,才發現這是墨水,我笑了笑自己,又繼續揮毫了。喝墨水是極雅的事,可惜我離點雅人的境界還有點距離。境界不高,書藝也不精,寫《心經》不成,寫詩詞也不成,總有幾個字壞事。書法不過是壹種愛好,不求有多大的成就,從中得到快樂就行了。
  書罷,夕陽西下,朝西的陽臺鋪上的壹層流金。我便坐到地板上,靠在陽臺的門框,對著幽蘭幾盆,手捧《漱玉詞》,低吟著“眼波橫動才被猜”的詞句。最好,能泡上壹盞茶,邊啜香茗,邊品詞。讀經宜對朝陽,其神奮也;品詞宜伴夕陽,其致別也。詩詞最大的作用就是召喚回我們被世俗日漸點染的心,讓赤子之心永恒。
  黃昏漸臨,已經沒有足夠的亮光來看書,則棄書從農。陽臺上有幾個花盆,裏面是我親手種的蔬菜、水果。我平時會把果核之類的東西放進泥土裏種,有些也發了芽,長了苗,但從來沒長過果實,只好自嘲種的是觀賞型水果。種菜卻有不小的成果,空心菜、蔥,這些易種的成為了桌上菜。由於我在家的時間不多,不能經常打理,很多東西不是枯死,就是被蟲咬得不像樣。每當我有空的時候,花盆又會重煥生機。不能稼穡,不能灌園,只好借幾個花盆來過過農夫的癮。
  這時,有幾戶燒柴的人家的煙囪升起了裊裊炊煙。三兩個種菜的阿婆扛著鋤頭,提著滿滿的壹桶菜回來。大人們在扯著嗓子喊他們的小孩回家吃飯,或是趕雞回籠。
  等到夜幕完全降臨,壹切都回歸了寂靜。黑夜是用來思考的,平時愛胡思亂想我在此時想得更多了。
  我想到了林語堂的壹句話:“享受悠閑生活當然比享受奢侈生活便宜得多。要享受悠閑的生活只要壹種藝術家的性情,在種全然悠閑的情緒中,去消遣壹個閑暇無事的下午。”可是,有多少人人有這種性情,就算有,又有誰能保證不被忙碌侵蝕。既然自己能有這麽壹份閑情,那就好好保存下去,不要迷失,不要浮躁。
  但或許有壹天,我會離開大山,要去面對鋼筋水泥的冰冷與車水馬龍的繁雜。沒有山林,沒有小鳥,沒有炊煙……那時,我該怎樣安置自己的心靈。這個問題我曾與朋友討論了很久,最後的結論是“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心靈的問題還需心靈自己解決。
  萬事皆可忘卻,唯有燕居之樂不可忘。壹切都會淡化,只是閑逸之情不會淡。一定要過得比我好
酒後駕車翻車肇事以“酒後誤事”開脫
总有挥歌灿烂天!
後日談を書
我說喜歡風輕輕的拂過臉龐,吹起一絲絲長發
銀行が始まる時間
一城的煙雨深情,吹出一場浩蕩的纏綿
?安守低處,也一樣的令人敬畏
大學呢,身旁人,心中事。
來來往往無數人從身旁走過,又一批批絡繹不絕在身後接踵而

親愛的朋友歡迎您的光臨

  親愛的朋友歡迎您的光臨,在此獻上我最誠摯的敬意。會生活的人把自己的壹切整理得井井有條,比如說在朋友圈裏有好的口碑,在工作上技能駕輕就熟事業蒸蒸日上,在情感方面相互包容甜蜜恩愛。不會生活的人各方面總是壹團亂麻,或者說是像壹段旅行,明明是找對了方向,但走著走著卻總是會不知不覺陷入困境。感覺著生活,無論妳活的好與壞,假如有壹個傾聽者用壹雙很期待的眼神看著妳,妳又是否會真的把妳最真實的那壹面分享低息 私人 貸款
  親愛的朋友有的時候我們沒必要去真正了解壹個人,因為每個人都是那麽立體。曾有這麽壹個問題:妳願意跟壹個什麽樣的人說真心話?父母、朋友、伴侶、同事、還是不曾相識的人?盡管我從沒跟人說過,我在心底的回答是:不同的情況下父母、朋友、伴侶、同事都會說,但更多是願意跟壹個陌生人不帶壹絲隱晦的聊聊,原因是那些心底話他們涉及不了多深。每個人都應當有秘密,就讓我有所保留吧,但是我的每壹篇文字絕對是自己情感委婉而赤裸的暴露,絕不參雜壹絲虛假。
  小學四年級前我在村裏讀小學,那段時光就像搖擺的秋千,純真無邪調皮搗蛋,什麽家庭作業,寒假和暑假作業從來都不曾完成過,雖說就只有語文能考個及格,日子也能照樣無憂無慮的度過。後來去鎮上上小學了,可我卻因為年紀小而多上了個四年級,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我盡然各科都能拿到優了,還能每次考試都排在班上前幾名,還有幾次盡然能排在全級前幾名。獲了不少的獎項,在老師的口中獲得了不少的贊許,同學的眼中乃是些許的羨慕,那段日子就像空氣中的棉花糖,甜蜜而輕飄飄的。親愛的朋友們可別認為我是勤奮好學了,其實我依舊如往常,回到家就是看不完的動畫片,家庭作業從來都是早上趕到學校完成的,寒假和暑假作業也從來沒認真的做過。倒有壹點我卻是改了,畢竟是鎮上了,我不再跟人拉幫結派惹事生非了。在此我想插壹段故事,先聲名並不是為自己的自尊心討個說法,就事論事而以。五年級的時候曾有次數學考試我拿了第壹名,發試卷那壹天數學老師說了這麽句話:這次的第壹名是他,同學妳們信嗎?那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第壹次明白了淚如苦水。我的同桌是個女孩很小聲說了壹句:難道就只能妳認為的人拿第壹啊?然後前後桌的同學也小聲回到:是啊,老師妳怎麽能這樣說話。那時我的心情就寒冬裏的壹杯溫水,雖掛著淚滴卻還有壹些暖心的安慰。
  初壹的時候我就進了尖子班,在初三以前每次期中和期末考試我總是能排在全級前六名以內,奇怪的是我卻從沒得過什麽獎項,什麽三好學生,優秀班幹部,優秀共青團員......從來都不曾光顧於我。大家可別誤會,我可壹直是個老實沈默的人,學校有活動我也參加,也不曾曠課、遲到、早退,每次作業我也按時完成並且質量也不錯。那時的我就像快成熟的水果,總是期待著多壹些陽光的哺乳,然而我卻是個黑夜裏月亮身後的壹顆星星,盡管也很燦爛。同學們的眼中羨慕我是壹顆星星,在老師的眼中我卻只是壹顆星星而已,從來都不曾有誰來找過我談心,就連點名做題抽查作業也不曾有我的份。好吧,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被遺忘吧,誰讓我偏偏是哪壹個老實而沈默的人。初三時來了好多留級生,外地也轉來不少尖子生,升學率啊,壹個學校的升學率竟然就這樣被壹些“政治家”撐起了門面,“陰謀家”們用壹種傳統的升學思想控制著“那些會念經的外來和尚”,可恨當時那渺小的世界,壹些人初三壹蹲就是幾年。我絕不做妳傳統固執的俘虜,帶著那不好不壞的成績和心情我走進了市裏的壹所當時不好不壞的高中。
  生蠔外賣壹想起那壹段日子就歷歷在目,榮耀與光環,憂郁與失落,好像壹幢廢墟倒塌掩埋了所有的壹切。高壹時我奮發圖強取得了班上前幾名的成績,後來分科選班了,我也以不錯的成績進入了尖子班,剛開始還不錯,轉折就在壹次早戀。分手是什麽?對於壹個癡情人來說就是壹次毀滅。就像是壹只被掏空了靈魂的蛹,偉大的還生者是勇敢的撕碎了自己的外殼,堅韌不拔的忍著劇痛破繭而出,而那沈淪了的便沒了知覺,任憑隨波逐流或是深埋土裏。寒冬過大地便會漸漸蘇醒,最終是時間解決了問題,然而時間已經漂得太遠太遠了。我就像是心裏裝了壹個老者,第壹次感到無助和迷茫,然而我卻並不願停下來整頓壹下心情,就這樣我的據犟不認輸把我在黑暗裏拖得越來越遠。
  夢想,我就像壹個虔誠的信徒從不曾拋棄妳。其實現在想來無論我們在某個路口是如何選擇,最後的結果就算不壹樣也八九不離十。環境會影響壹個人的性格,性格決定壹個人的成敗和命運,我並不是想說我們目前的生活狀態跟以前所經歷的社會環境有絕對的因果關系,而導致我們要去埋怨從前的生活環境或者是某些人。除此之外某些特別的事情也能使壹個人徹底改變,只是那些人和那些環境影響了我們的性格,而我們當時不夠理智沒有正確對待,做人先修心即是如此。
  親愛的朋友們啊,或許我們都是不怎麽會生活的人,盡管我們的性格多重而善變,我們的情感紛亂復雜,和人交際不那麽理想,工作事業不那麽如意,可我們年輕任然有實現夢想的機會,那麽就從現在起開始修心胡菁霖IE

好美好美的油菜花

一種愛叫一見鍾情,一見鍾情是愛慕已久的邂逅。我置身油菜花叢中,春風拂過油菜花燦爛的笑容,剎那間,目之所及,總見繁花一片好似金浪滔滔的海洋,那麼純粹,那麼炫目,於是迷了雙眼;鼻之所嗅,總覺花香濃郁,勝似陳釀,於是醉了心扉。我駕情感之舟,在油菜花海中穿梭,情不自禁地吟誦起餘邵的詩《油菜花》:油菜花開滿地黃,叢間蝶舞蜜蜂忙。清風吹拂金波湧,飄溢醉人濃郁香。

油菜花海是孩子們的樂園。好友潔玲的三個孩子忙得其樂融融。時而聞花香,時而摔跤打滾,時而捉迷藏,時而觀蜜蜂採蜜、聽蜜蜂嚶嚶歌唱。你看,那三張粉嫩粉嫩的笑臉在花叢中若隱若現,原來他們在狂追可愛的小蜜蜂,於是我脫口而出:兒童急走追蜜蜂,飛入菜花特難尋。你聽聽,他們正歡快地吟誦:“油菜花兒黃,油菜花兒香,油菜花的梗兒細又長;好美的油菜花,蜜蜂和蝴蝶都喜歡它,我在那油菜花叢裡,媽媽她輕輕地把快門按下。”我為他們喝彩。有沒有人告訴你,油菜花粉最喜歡舔賞花人的臉,這是真的。看那三個孩子惹了一身的花粉,他們互相看著對方頭上的黃花瓣以及臉上的黃花粉,眼瞼內、鼻孔裡、嘴唇上都是金黃,都笑得東倒西歪,合不攏嘴。

人在花中走,猶如畫中游。人賞花,花映人,身在花叢中,賞花人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觀賞油菜花,最快樂的事情莫過於競相拍照,把賞花人的倩影留在油菜花海中。廖老師的孩子莎莎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陪同​​大人們一起拍照。賞花人或單獨留影,或三五成群,或合照,或抱花合影,或拍風景,樂在其中。油菜花最大的特點就是美的耀眼,黃的無瑕。選擇在油菜花海裡拍照,無論你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都可以與艷麗的油菜花搭配,尤其穿著白色或紅色的衣服在金黃色的背景下會特別醒目,會讓人的膚色顯得非常好看。

中途小憩,我特地請他們為其中一張有我在裡面的照片取一個名稱,他們一一提供了參考答案:油菜花開;油菜花兒黃,油菜花兒香;好美好美的油菜花;油菜花又開;好一株油菜花;油菜花開惹人醉;我也是一株油菜花;正是油菜花黃時;田間人歡笑,花上蜜蜂忙;油菜花兒滿田間,朵朵美得像新郎。聽到這些名稱,我如痴如醉,微笑著對他們豎起了大拇指。我激情奔放,鄭重宣布:我也是一株油菜花。緊接著,我朗誦了顧凱演唱的歌曲《油菜花》:一片一片油菜花,一幅一幅風景畫,美的耀眼黃的無瑕,好像一塊黃綢鋪在山腳下;一片一片油菜花,一句一句心裡話,熱情似火濃情似霞,好像一杯美酒喝在心裡啦。油菜花油菜花,哪裡有你哪裡就有溫馨的家;油菜花油菜花,哪裡有你哪裡就有可愛的她綠蘿花的故事
流年很美,有些很傷
我輕聲梵唱
幽香自然來
一片藍藍的天
傷心橋下春波綠
同學的情誼卻會銘刻在我們的記憶裏
深情祝福辰辰
我願與著江南聽雨聲!
玉笛聲醉,一曲陌上梨花

题目 : 我一直在路上、 - 博客分类 : 旅行观光

眉間眼稍

青絲三千,裹緊素顏,綰就了情思無限,掬一捧窗前的月光,沉醉在無邊的遐想,任想你的情緒輕輕撞擊著心房。纖纖玉指,將一懷幽思,付於琴弦,柔指輕撚,清愁幾許?墨香氤氳,素心如雪的芬芳,絳心,獨吟一闕,唯美的詩行。文字相連,寫出一份感動與牽念,夢縈魂牽,紅塵陌上,你我相守千年又千年。

憶往昔,盛夏花開相依,揮豪香墨安然,枝頭曾共春暖,是心聲,十指遙相扣。你說:無論生死離散都會靈魂緊密相連,無人可取代。距離只在天涯咫尺間,詮釋一個唯美的永恆。擁一顆安靜、平淡、釋然、澄清的心靈,我只願在一個人風景裏行走千年、萬年......

千回百轉,只為前世與你相遇,今生的相守,來世的約定。一弦冷月,傾盡萬般柔情,穿越紅塵惆悵。憶前朝古墓柔情,劍舞月柔似玉清輝漫,如水心思碧潭深。墨染流年,天地為箋。相思懷遠,只重情,脈脈心香,花語傾。在一泓清淺中雕琢時光,硯盡墨的芬芳,為心靈最真實的吟唱。醉吟清風,相知如夢兮,銷魂其中。我願幻化成夢幻天使,執一念相思,在鬱鬱蔥蔥的年華裏,握住彼此的心跳,相依相暖!

淺笑凝眸,溫暖了經年的記憶。紫陌紅塵,靜守那些心心相攜的時光,細數走過的滄桑,在你的呵護中成長。愛語華章,用愛取暖,一抹宋韻,一縷唐風,在靜靜的夜,綻放如蓮。剪幾許月色,為你潑墨,掬一捧沉醉,為你添香,在文字中棲息心靈,只留清風明月在心中,不染塵凡,茶心一顆,寧靜安詳。

感知著生活的點滴,感受著美好存在。習慣與你朝夕相伴,恍惚中,你仿佛輕語在耳畔,又好像呢喃在天邊,熟悉的聲音,那麼遠又那麼近,傾訴著愛的歌曲,麗日藍天,成就了美麗的相遇。在桃花園裏的每一片花瓣,都晶瑩著一個美麗甜美的醉夢。我們真實的存在著,山盟海誓離我們太遠,我只想說,你就是我今生不舍的情緣,有一份執念和守望就夠。不曾錯過青春,不曾錯過愛情,不曾錯過我們愛的人,此生,無憾,亦無悔。慢慢地陪著你走,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任天外雲卷雲舒。是好是壞,誰又能分得清
Scientists confirm
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你的中心是什么?
男人如果在家做家務,離婚率要比不做家

務的離婚

為什麼總是偏執過去
妳就成了我秘密的故事
描繪美麗人生,是一門藝術
為人,理應坐擁草書的空靈
三分塵埃里。冷墨難續,錦書與誰寄?
還愛你,請記得

安守低處,一樣芳香無比




若不是一個清閒的下午,我還真不認識它。它低處逢生,低處嬌豔,低處落幕,但它身上有一種安於貧窮,卻很樂觀的精神吸引了我。我懂得了低處依然可以開出鮮花,低處依然可以活出精彩!

安守低處,未嘗不是一種恬淡的人生。

父親喜歡養花,為了花草不惜代價,母親埋怨地對我說父親的不是,我笑著應答。父親已經退休,凡事早已放開,安守低處只為修身養性,與花草相伴,與露水相吻,何嘗不是一種淡定的人生態度?我是可以理解的。

想起陶淵明那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一個志向高遠的人,在山腳下種些野菊花、豆苗之類的,結果“草盛豆苗稀”,恐怕這種尷尬境界除了陶淵明就再無旁人了。然身處低處,心思淡定,即便沒有種出茂盛的豆苗也一樣的悠哉。

那日,在公園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一邊接電話,一邊哭泣。心想,這種年紀還像小女生一樣哭哭泣泣,一定是內心受到了創傷,這創傷肯定緣自某一個男人。人到中年,沒有了底氣,再也不是花季的嬌蠻,委屈能夠獨自承受,可這樣大眾場合的哭泣,決絕是心兒傷透。我用多事的心猜測一定是哪個男人負了她的半生,何以讓她身在低處卻不肯低眉。

女人,特別是美麗的女人,大都任性有小脾氣。青春貌美的時候,後面追逐一大群男孩子,自己就是一個高傲的公主,對任何人不屑一顧。到後來,心氣沒了,越活越低,低到心冷。

一直喜歡聽《女人心》這首歌曲,歌手那沙啞的音質把一個女人的心唱活了,唱得人想落淚。情到深處必然低眉,為一個男人低眉,低到最低處……

“遇見你,我變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塵埃裏去,但我的心是歡喜的。並且在那裏開出一朵花來。”即便愛的卑微,依然心底歡喜,這大抵就是癡情女子的愛情絕戀。

都說春天是相思的季節,“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在這多情的浪漫季節,唯有一朵花般的女子才能真正領略到春的盎然。過了一朵花,兩朵花的年紀,浪漫似乎早已遠離。唉!春又何嘗不是惹了一身感懷。

其實,安守低處的女子,只要內心豐腴,即便人到中年,容顏衰退,依然可以優雅而過。愛,不一定會遠離。

偶爾覺得,每日重複著同樣的工作,單調又沒有多少物質誘惑,似乎在同學那裏是一點底氣都沒有。記著無論談什麼都不談錢,單薄的工資卡何以和她們嫁的那些有錢人的日常消費相提並論,唯有低頭岔開話題。也許吧!在她們眼裏,沒有太多的“宏偉目標”,守著清貧的歲月,做她們認為枯燥的工作,一年一年,一生一世,真是傻!然,平凡、艱苦,不想刻意奔往高處,只願低處安守,求得內心的繁華和寧靜,卻是我的執意。

有時候,低處落腳,也不是自甘墮落,而是一種放低心態,從平淡中去昇華人生。很多成功的人士不都是從底層做起嗎?像陶淵明那樣退居低處,也是一種看盡世事後的淡定和智慧。

那低處生長的野旋花,不是每個酷夏都在吐露芬芳嗎?那井底的青蛙,不是依然很快樂嗎?那多少為教育戰線做出貢獻的前輩們,不一樣桃李滿天下嗎?

嘗遍人間煙火味 事業與女人 落花成塚,誓言繾綣 素晴らしいを通り越して 在一個心傷的缺口找到出去的希望 那些快來的春天 這一個癡情女子

三十多年過去了,張老師的音容笑貌仍然縈繞腦海

  咣咣咣,老槐樹上的鐘聲悠揚響起,沸騰的校園瞬間安靜了下來。我們這些初中二年級的學生伸長了脖子,盯著教室門口,期盼著新語文老師的閃亮登場。只見壹位身穿藍色中山裝的中年老師大步流星跨入教室,師生互致問好後NuHart顯赫植髮,只見他拿起粉筆,在黑板上飛速地寫下了三個大字:張錫鵬。這三個字是可著黑板寫的,野性十足,寫得神采飛揚、瀟灑漂亮。只不過拿粉筆的兩根手指有些煙熏的黃色,那是好吸煙留下的佐證。接著緩緩地抑揚頓挫地介紹道:我就叫張錫鵬,來自鄭州市二七區劉胡垌鄉(今馬寨鎮)水磨村,本學期將和大家壹起共享語文的妙趣……下面我們學習新課。在栩栩如生的講解中,我們陶醉在了語文的世界。真個性,不少老師生怕我們提他們的名字,而他卻自報尊姓大名。他的名字從此也刻在了我們這些學子的心田。
這是發生在壹九八零年八月開學第壹天的情景,至今仍常常飄浮在腦海裏揮之不去。此後我們便情不自禁地喜歡上了張老師,也迷上了語文課聘請家務助理
拿起筆還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張老師教我們寫毛筆字的情形:拿著毛筆醮著水在黑板上寫下永字,給我們傳授永字八法的涵義,要求點點如桃,撇撇如刀,只要練好了這個字,便會寫好字了,因為這個字裏點橫豎撇捺全包括了。這又使我們震撼了,這也是我們聞所未聞的!
中午飯間時,他的辦公室裏常常飄出二胡或者風琴的天籟之音,引來學生偷偷地爬在門縫兒、窗臺觀瞧竊聽,張老師便索性把門敞開,甚至還會洋洋得意唱上壹段,我們便情不自禁地拍紅了小手NuHart顯赫植髮
下午課外活動,張老師又會在籃球場上,得心應手地運球,左沖右突沖破包圍圈,妳看球又到了他的手裏,有人便飛速前往攔截,只見張老師猛地壹停,重心落在了右腳上,他快速地向後閃身,以左腳為中心向後方神速地旋轉身三百六十度,變換方向運球,然後,用力把球投向籃板,咚,進了,三分。場內外壹片喝彩聲。嘿,太棒了。
壹段時間,他成了我們心目中的神。外班的同學都對我們羨慕得垂涎欲滴。我們也神氣得不得了。
記得張老師教我們寫作文,告訴我們寫作文要袖手於前,疾書於後。袖手於前是在審題、立意、選材、遣詞造句、尋找合適的多樣化的修辭手法,在心裏打好腹稿,做到胸有成竹,才會疾書於後。切記可不是在胸中插上竹子呦。而是在畫竹子前就仔細觀察竹子的模樣,這樣才會達到形似傳神。他的幽默引起我們會心地笑。有壹次,我寫了壹篇作文,被張老師作為範文在全班品評,並附上評語:頗有小說的神韻!我的心樂開了花。不過賞識的贊語也並非我壹人的專利,好幾個同學都被捧得欲神欲仙。他給我們講故事,把學海無涯苦作舟變成了樂作舟。清楚地記得他給我們講老虎拜貓為師學藝的故事。說老虎學會了壹切本領,以為可以當天下大王了,便想把貓吃掉。沒想到貓壹下子爬到樹上,老虎幹瞪眼沒法,便問:貓老師妳怎麽還留壹手兒沒教我呢?貓說:如果都教給妳了,我不就被妳吃了?張老師話鋒壹轉說:我可不怕妳們吃了,我沒有留絕招,我盡我所能把我的本事都傳給妳們了。多才多藝的神秘光環,爐火純青的教學技能,淵博的文化知識,幽默風趣的張揚個性,構成了壹道亮麗的風景線,形成了無窮的魅力,誘惑著我們沈醉到知識的海洋。
三十多年過去了,學習的知識早已殘缺模糊了,而張老師的音容笑貌仍然縈繞腦海,他和他的德藝雙馨的形象已經牢牢地紮根在我們學生的心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