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浪漫的杭州城

想起最近的一些經歷,就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可惜的是那時候由於一些原因自己就沒有馬上去寫。那時候才是三月初,天空還殘留著肆虐了一個冬天的寒氣,天氣也還有點冷;那時候的柳樹還沉寂在冬天之中沒有醒來,光禿的樹枝見不到點滴的綠意;那時候的花草也都還在蟄伏,遠沒有春天到來的景象。此後一段時間,自己很想把當初的念頭寫完;也曾在電腦裏敲下一些片段,也曾執筆在紙張上描繪一些場景。可是由於自己的懶和想法一直在改變,所以就一直拖著沒有寫完。轉眼四月去五月來,已是柳絮飛,花辭樹的時節,春天也要走到盡頭。一場雨把已經昏沉許久的我淋得稍微清醒了些,突然就有想把自己當初一直念叨的念頭一次寫完的衝動。只是自己的想法和彼時已有一些改變,當初間斷想好的片段和場景自己都覺得有那麼一點脫節,除了開頭一句和自己當初胡亂寫下的一首詩以外,其他的自己大都摒棄了。
  
  
我想我最先要去的就是自古以來就繚繞著神秘和浪漫色彩的杭州城,因為有太多的故事和傳說在這裏發生。古來有多少的朝代的更替和人物事蹟在這裏留下痕跡;不論輝煌與悲涼,它們都隨時間的流逝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只有杭州城裏的西湖至今還一直佇立在哪里。在柳永的筆下,這裏曾經有“煙柳畫橋,風簾翠幕;三秋桂子,十裏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相傳金主在讀了他的望海潮詞後,被詞中所描繪得景象所迷醉,竟有了揮師南下的想法。可惜的是詞中所描繪的情境我們現在也只有在詞中才能見到了,我們現在能見到的只有湖中的斷橋和湖邊的垂柳以及擁擠的遊人了。現在的西湖少了些許的詩情畫意,寧靜淡雅,多了一些燈紅酒綠,人間煙火。不僅僅是西湖,很多以前存在我們腦海之中的美好景象在現在都很難看到了。那些曾經存在過的:蘇州園林,亭臺樓閣,池塘水榭,舞榭歌臺;很多都已經逐漸消失在江南迷蒙的煙雨之中。一切的一切,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比起那些江南出名的遊人畫舫,西湖歌舞,才子佳人,在我看來都不及這最尋常和平凡的采蓮給我的感觸更多。畫舫閣樓裏再多華美押韻的絲竹管弦聲,也不及秋湖裏採蓮船上傳出的一句歌聲真實動聽。采蓮的歌聲在我看來是江南最天然淳樸的聲音,也是江南最迷人的一道風景線。相信看過金庸先生寫的神雕俠侶的人都不會忘記他在第一回開頭所引用的那首歐陽修寫的關於江南采蓮的蝶戀花詞:越女采蓮秋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雞尺溪頭風浪晚,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著江南岸。這首詞把越女采蓮的場景描繪得歷歷如見。金庸先生在原著中對詞的解讀現在我都該記得。很遺憾的是我自己沒有親眼見到過這樣迷人的場景,現在只有在別人的筆下才能見到。

我的悲傷你是否明白

雨淋濕了我的臉,一顆淒涼的流星眨眼劃過,也許它也在逃避什麼。眼前又出現了一幕幕回憶,耳中又聽見了往昔的話語,仿佛就是剛剛發生的事情。今夜的天空仿佛被剛才的流星撕裂Dermes 激光脫毛出心的傷口,留下一輪孤獨的殘月來收拾這不負責的結局。今夜的星星也藏起來了,像我一樣落下下了心的淚滴。也許在你的心裏面也會有受傷的痕跡,我的愛對你來說就是恐懼和委屈吧!可惜緣分註定這樣的結果,不是誰的錯。但是你並不知道,遍體麟傷的我,已經不會愛了。打開手機放開音樂,回憶裏面的那首《想你零點零一秒》,對如今的我才是最合適的。也許你忘記我只需要一個小時,但我只能用一輩子去忘記。每一次我都會寫下很多話語,可不知道你看到時,,心裏是一種什麼樣的想法,會嘲笑嗎?
  
今夜,只想走到時間的盡頭,去尋找,遺失在往昔的那些美好回憶,想要做回從前的自己,此時,卻無能為力,獨自坐在窗下,凝望這座城市的車水馬龍,突然發現,最近的自己變得越來越沉默,好像連周圍的空氣,都開始壓抑自己,是因為那一片繁華之後,充斥著各自散場的寂寞嗎?又是這樣dermes 投訴一個雨夜,讓你在我的記憶裏華麗複出。我不知道此刻的你在哪里,我只是默默地在無人的雨夜裏靜靜地想你。想你曾給我的花開,想你曾給我的花落,想你曾無情的離開。
每一次思念之後,我什麼都不願去做。只能拿著手機,看著qq。但都是失望的結果,我的愛真的就那麼卑微嗎?我只能開始練習了吧,練習這沒有你的世界。午夜,夢醒人獨醉,眼中殘留淚水,心傷為了誰?午夜的夢是真是假,卻難以斷言,為何,你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出現在我的視野裏,為何我不能在夢醒時忘記你,而我現在卻寫著自己難受的心情,悄悄的流著,難以流出的淚,為何,夢醒只有淚,為何,只有心傷,為何,只有在夢裏,我才有快樂,為何,這夢又在不該醒來的時候醒來,心傷為誰?如今我一個人,守著這份淒涼,物是人非了。
  
緩步前行,雨越下越大,有點浪漫意境。強顏歡笑,撒痛了嘴角,是歡笑。喝了一口酒,猛地又大口的喝起,把心靈的痛,轉化到身體,因為我只能這樣麻木自己。是你的素顏灼傷我的心,下個路口,我也只能給你祝福。只是,如今,關於你的回憶那麼清晰,撕心裂肺般的疼,流血不止的傷痕。我的悲傷,還牽掛著你的身影,你是否安好,是否開心快樂。我悲憫著慢慢適應了你的傷害,悄悄的合上眼,眼淚不知不覺的落下,太多的傷,被我一一刻在心頭,沒有誰比我更熟悉這份傷的無奈,流年對我說晚安,原來燈火也黯然,夜如此寂寥,我獨自悲傷,坐在冰涼冰涼的臺階上,夜不能寐,早已習慣孤然輕輕吟唱,在我耳邊訴說DR-MAX 教材曾經的幸福,心說不出的淒涼,有點難過,有點悲傷,呼吸這雨夜的寂寞,心也殘殘淡淡,欲罷不能!我開始不懂夜的悲歡,雨的寂寥,冰冷過後,無助的抬起頭,閉上眼,想的是你笑顏如花的面容,睜開眼後,是漆黑黑的深夜,雨不停的落下,諷刺這個在雨中孤獨淋雨的人。

守著靜靜的荷塘

不再想那些紅塵往事,似乎都是些傷感的味道。在這細雨曼妙中,故園的荷塘總該是另一番景致吧。

故園,河流環繞,池塘星羅棋布。四月,荷葉微微的名創優品山寨在平靜的水面上露著半卷的葉尖,如羞澀的眼眸在細雨中飛過的一沫靈秀。這四月天本不是荷開盛景的季節,有些微涼。沒有蔥茏的綠色相伴,一湖春水冷清了許多。遙想,要是在六月的旭陽之中,這一處處的荷塘應是怎樣的豐盈而柔媚。然而,此時的荷塘與我此刻的心境一般空曠而蒼茫。漫無邊際的時空裏寥落一絲微茫的希望,如荷尖一樣的脆弱。一只紅蜻蜓在荷尖上停留了片刻,便扇動著淋濕的翅膀吃力地逃向湖邊的柳林間避雨,也許如我一般歎息,來的不是時候。

一陣微風吹過,水面泛起漣漪,尖尖的荷葉依舊任性地矗立在水的中央。我想,那深入水底的藕根究竟有何種魔力,在靜默的世界裏讓自己的精彩傲然綻放在微波蕩漾的水面,或許是dermes 投訴春的召喚,萌動起生的渴望,期待將滿池碧水化爲綠色的霓裳。遙想,六月的晴空下,那綻放紅粉白嫩的花朵與碧綠的葉,紅蓮玉蕊妖娆了夏日,十裏荷花,應是怎樣的壯觀,唯有根依然靜默地紮在淤泥的深處。

我感慨紮根淤泥深處的藕絲,那份執著與堅持。把根留下,是荷花對池塘不變的承諾。縱是世界萬千變化,她們依舊將精彩競放在養育自己的故園之中,守著靜靜的荷塘,蔥茏一季又一季故園的水墨年華。故園的土地離散了一撥又一撥的人們,但荷花對根的情義一直延續著不離不棄。

袅袅炊煙悠然地在故園的上空升騰,散發著淳樸的香味。細微的炊煙隨著雨沫在荷塘流連,糅合成水墨一般的色彩,一陣風過再也找尋不到它的蹤迹。

“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這是宋詩人對江南六月荷塘盛景的描述。故園的荷塘不缺乏如此壯觀的景象,六月荷花盛開,點點隨風搖擺,應是怎樣的壯觀。只是這四月的荷,如同嗷嗷待哺的嬰兒,青澀而單薄,好在荷塘四周袅娜的垂柳早已舒展著溫婉的情絲,相伴靜靜的荷塘,讓這靜默的世界裏生機依然。

我漫步在荷塘邊幽靜的小路上,不忍離去,人事匆忙,很難有如此閑暇在這一池萌動的春色裏徘徊。那孩提時代在荷塘邊嬉鬧的場面依稀浮動于眼前,只是時光將那些難忘的場景康泰導遊變成了愈走愈遠的記憶,倥偬歲月裏唯有這靜靜的荷塘一如既往的等待著一季蔥茏的盛會。也許,如今不再有喧鬧的人群依伴賞荷,然而,荷依舊會在六月的時節競相綻放。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