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皆可忘卻,唯有燕居之樂不可忘

  周末、假期,我經常是壹個人在家,又不喜歡逛街,電視看多了會厭,電腦玩多了也覺得無趣。於是,便生出了許多附庸風雅的事。
  我家是在山區的壹個小縣城,雖然住的是樓房,但有兩面環山。山上沒什麽樹,大多是菜地。不過,有幾棵的樹長得很俊美,看起來特別舒服。山雖然不是什麽標準的好山,但山上的菜地和恰到好處的樹給了這座山很十足“人味”。
  早上,太陽從山上升起,陽光從客廳的窗戶照射進來,照在靠窗的沙發上。對著山,沐浴著朝陽,我捧起壹本《論語》,隨意地坐在沙發上。沒有讀經的莊嚴,純粹是玩味,不知嚴謹的孔夫子是否會怪罪。有時,我幹脆躺在沙發背上,樣子就像郝隆曬書,實際上我肚裏卻沒多少書來曬。
  看累了,就站到窗前,觀賞山上那幾棵亭亭玉立的樹。晨曦給樹葉鍍了壹層金,千片萬片的樹葉熠熠生輝。如果有風吹過,修長樹枝隨風起舞,好不飄逸。
  偶爾有幾只小鳥飛過,有時會落在防盜網上。我打開紗窗,想讓它進來,它反倒被我嚇走了。有了前車之鑒,我不敢再驚動它了,躺著,靜靜地,聽它唱歌,腦子裏很多不該有的東西慢慢地消失了。人的聲音再美好,也比不過如此的天籟。
  鳴叫的不只有小鳥,樓下有幾戶人家養著許多雞。那些雞經常長嘯,而且還是集體行動。雞雖吵,但不會令我生厭,因為它讓我的內心減少了許多冰冷與麻木。“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是田園生活的象征,雖然少了狗吠,雞鳴還是可以讓我體味到壹些田園氣息。
  午後,小憩壹會。起身稍坐片刻,就提筆練字。有時口渴,想要喝水,順手拿起桌上的壹碗墨水。到了嘴邊,才發現這是墨水,我笑了笑自己,又繼續揮毫了。喝墨水是極雅的事,可惜我離點雅人的境界還有點距離。境界不高,書藝也不精,寫《心經》不成,寫詩詞也不成,總有幾個字壞事。書法不過是壹種愛好,不求有多大的成就,從中得到快樂就行了。
  書罷,夕陽西下,朝西的陽臺鋪上的壹層流金。我便坐到地板上,靠在陽臺的門框,對著幽蘭幾盆,手捧《漱玉詞》,低吟著“眼波橫動才被猜”的詞句。最好,能泡上壹盞茶,邊啜香茗,邊品詞。讀經宜對朝陽,其神奮也;品詞宜伴夕陽,其致別也。詩詞最大的作用就是召喚回我們被世俗日漸點染的心,讓赤子之心永恒。
  黃昏漸臨,已經沒有足夠的亮光來看書,則棄書從農。陽臺上有幾個花盆,裏面是我親手種的蔬菜、水果。我平時會把果核之類的東西放進泥土裏種,有些也發了芽,長了苗,但從來沒長過果實,只好自嘲種的是觀賞型水果。種菜卻有不小的成果,空心菜、蔥,這些易種的成為了桌上菜。由於我在家的時間不多,不能經常打理,很多東西不是枯死,就是被蟲咬得不像樣。每當我有空的時候,花盆又會重煥生機。不能稼穡,不能灌園,只好借幾個花盆來過過農夫的癮。
  這時,有幾戶燒柴的人家的煙囪升起了裊裊炊煙。三兩個種菜的阿婆扛著鋤頭,提著滿滿的壹桶菜回來。大人們在扯著嗓子喊他們的小孩回家吃飯,或是趕雞回籠。
  等到夜幕完全降臨,壹切都回歸了寂靜。黑夜是用來思考的,平時愛胡思亂想我在此時想得更多了。
  我想到了林語堂的壹句話:“享受悠閑生活當然比享受奢侈生活便宜得多。要享受悠閑的生活只要壹種藝術家的性情,在種全然悠閑的情緒中,去消遣壹個閑暇無事的下午。”可是,有多少人人有這種性情,就算有,又有誰能保證不被忙碌侵蝕。既然自己能有這麽壹份閑情,那就好好保存下去,不要迷失,不要浮躁。
  但或許有壹天,我會離開大山,要去面對鋼筋水泥的冰冷與車水馬龍的繁雜。沒有山林,沒有小鳥,沒有炊煙……那時,我該怎樣安置自己的心靈。這個問題我曾與朋友討論了很久,最後的結論是“胸藏丘壑,城市不異山林;興寄煙霞,閻浮有如蓬島”。心靈的問題還需心靈自己解決。
  萬事皆可忘卻,唯有燕居之樂不可忘。壹切都會淡化,只是閑逸之情不會淡。一定要過得比我好
酒後駕車翻車肇事以“酒後誤事”開脫
总有挥歌灿烂天!
後日談を書
我說喜歡風輕輕的拂過臉龐,吹起一絲絲長發
銀行が始まる時間
一城的煙雨深情,吹出一場浩蕩的纏綿
?安守低處,也一樣的令人敬畏
大學呢,身旁人,心中事。
來來往往無數人從身旁走過,又一批批絡繹不絕在身後接踵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