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就是忙忙碌碌的媽媽!

年究竟是什麼呢?從小到大,年就是忙忙碌碌的媽媽,是全家人任何一個不可缺席的團聚。一進入臘月中旬,年就會鄭重地上了她的議程。媽媽會早早籌劃如何採購年貨,如何為家庭中的每一個成員添置所需。
蒸饅頭和花卷,她精心到不允許任何一點瑕疵的存在。她蒸的饅頭,大小如一,雪白圓潤,曾有​​親戚說看見都不忍心吃。 (可惜《舌尖上的中國》沒有早早去採訪她)那一籠籠熱氣騰騰的饅頭剛出鍋時,整個廚房都瀰漫在這種香氣中。由於熱氣氤氳,媽媽很難看清楚我又偷著抓了一個剛出鍋的饅頭吃。她不允許,我偏偏不聽話,一溜煙又跑出去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過年時蒸的饅頭格外香,那種香,自從媽媽走後,再也沒有了。
有一天,我路過菜市場,看見那賣饅頭的婦人正在收納剛出鍋的熱饅頭。我趕緊湊過去,很想聞到這種香味。只是,這不是我似曾相識的味道,不是媽媽做的。我在那裡發怔,婦人問我:“你要幾個?”我呆如木雞,不知道如何給她回答,含糊一句:“哦,我忘記了……”
那人不解,斜睨著我這個呆子,嘴裡嘟囔著什麼。我無心去管,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黯然離開了。
自從失去了媽媽,我再也不喜歡吃饅頭了。
老家有關過年的所有習俗中,媽媽一樣都不會落下。她是個完美主義者,忙碌近十天后,一定會備全所有的美食。蒸、煮、煎、炸、燒……北方女主人一般運用的烹調方式,她樣樣得心應手。直到所有的盆盆罐罐、碗碗碟碟,都滿滿鼓鼓時,也就是年三十的下午了。我曾經埋怨過她速度太慢,程序太繁瑣,每年都是大年三十了,還有做不完的事情。真是錯怪她了,如今想來,一個如此精心精緻又周全的製作,快瞭如何保證質量呢?
她從來不會因為要趕時間,放鬆對刀工的要求,依然​​要用心切菜配料。我總是深怕她會因為如此繁冗和講究,到了三十還不能完工。我也錯了,她心中有數,她有自己的經驗和步驟,儘管看起來是個急性子。
人啊,總是後知後覺,那些年,母親總讓我好好讀書寫字,捨不得廚房裡的油煙嗆我,也不刻意要求我在廚房裡幫她做什麼。我若多看多學,也許我的廚藝早長進了。

题目 : 民众心声 - 博客分类 : 生活资讯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