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患難見真情

清晨,老婆陪我去醫院做檢查。

我特別能忍,其實疼痛已經困擾我壹年有余 ,總想著吃點藥,扛扛就會好。沒什麽大病,站得久了就疼,坐下壹點也不疼,可是我選擇的工作就是不停彎腰。每天不低於三千次,且大多數都不在地上,而是空中作業,時時留意處處小心,盡管如此,意外有時還是會發生。

當妳搬進新居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壹座座拔地而起的大樓是怎樣建成的,有多少建築工在付出,他們流血流汗,甚至......建成了只是自豪望壹眼便默默的離開,去下壹個工地。 “人雖然能夠做他想做的,但不能想要他所想要的”暗瘡印

到了醫院,我找到老同學,他是西安醫科大學畢業的,主任級醫師,兼副院長。那些年輕的醫生以及小護士都管他叫黃老師,他很熱情,把我領到疼痛科,給壹位姓扁的大夫說明關系,然後讓我先去做檢查。於是量血壓,做CT,心電圖,真麻煩,我倆跑上跑下,終於到了最後壹關,驗血驗尿,抽血的時候我伸出了左手,化驗醫生很年輕,她看了看,又讓我伸出右手,我說看什麽啊,勞動人民的手,那只都壹樣,最後她還是決定抽左手,紮的時候老婆怕我疼用手擋住了我的眼,其實我壹點也不怕,但是心裏還暗暗的感激。檢查完畢,大夫說是腰間盤突出壓迫坐骨神經,問題不大,先做十天理療然後還要牽引等,以後要多休息不能幹重活,要不然還會就犯。啊,能除根嗎?他說不能。我該如何是好,以後還能幹什麽呀?

進了住院部,我傻眼了,怎麽這麽多婦女啊,年輕的有三十多歲,年長的有五六十歲,有的吊著脖子,有的人躺著,有的人趴著,有的人側身,五花八門啥樣都有。有頸椎,腰腿疼,膝蓋、腳跟疼,上刑嗎?人活著怎麽這麽苦,原以為男人最辛苦,我怎麽又錯了,男人也好女人也罷都不容易啊。望著老婆我壹句話也說不出來 ......輪到我了,醫生讓我趴下,放松皮帶,然後給我緊了腰帶,噴藥,紮針,通上電,問我有感覺嗎?我說肌肉在跳動,她說受不了吭壹聲,然後她又調大腰部的電流,頓時我覺得壹塊巨石壓在我的腰上,壹點也動不了,時而很麻,時而遊走。半個小時後終於停了,壹下子輕松了許多,我問醫生完了嗎?她說還要拔罐,我不得不再次趴下。這次感覺被五花大綁,捆了個結結實實,我喊了壹聲,醫生沒理會,旁邊壹位大姐說,剛開始就這樣,壹會就好了,問我,妳是第壹次來嗎?我嗯了壹聲,低下了頭,真有點慚愧。老婆也在壹旁安慰我,我什麽也沒說,只是低頭等待 科技品味生活.......

壹切結束後,便是掛吊瓶打點滴。說真的長這麽大還是首次,我體質很好,以前病了總是吃點藥,最多打兩針就好了,可是這次在劫難逃。護士給我紮針左手換右手看了幾次,看得出來是個實習生,老婆很膽小,紮針時壹點也不敢看,紮好後壹切正常,老婆才出去買飯。因為要檢查,早上我倆啥都沒吃,水也沒敢喝壹口,現在真的又渴又餓。不壹會她就提著飯過來了,我問她吃了嗎?她說吃過了。於是我迫不及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回到家已是下午兩點多了,她讓我躺下休息,自己便忙著做飯。此時我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吃,我怎麽這樣粗心,買飯時間那麽短怎麽可能吃呢。真的,我恨自己,此時我想起了那句話,當妳傷心的時候才知道誰最疼妳,當妳病了的時候才知道誰最愛妳嬰兒背帶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