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脈是上天給的

  “終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閑……”二十多年前,李宗盛的《凡人歌》。老歌的經典,在于時隔多年,再聽,再唱,依然讓自己感動得矮下身子,捂住心口。
  身體不好,不好在哪裏,也不去細究。總是相信命脈是上天給的,就像暴風雨,要來就來得猛烈些吧。如此,還要爲生計勞苦。
  這一日,都做了些什麽?它們好似都不在計劃之列名創優品山寨。所謂“計劃”,肯定是頭等大事要限時辦好。出乎意料的事情,多瑣碎,突然,也很重要,一件都馬虎不得。常覺得自己像一個被掏空的陀螺,也不曉得哪一天,哪一刻,在旋轉中就那麽倒下,長久的倒下,長眠了。這樣是最好的。死也死得幹脆,不脫離帶水,是我的性格。
  冢上春花在我QQ裏有些年了吧,有一沓沒一沓的聊過。喜歡用文字抒寫內心的人,都不喜歡聊天,我們都是。
  那日,春花QQ來電,著實嚇著了我——原來他不是一個女生,是個雄性公民。讀其文,看其名,都覺得是個美眉。看來,什麽事情也不能想當然。
  春花說看我的照片,臉色是明媚的,眼神卻有掩飾不住的哀愁。這不是春花一個人說過。眼神裏的東西,由心而生。
  這世間到底有什麽樣的憂愁泊在心裏?
  考證的書,放在手邊,規定每日要看上幾頁。實在是,靜不下心,胸悶,腦沈。
  惰性,並不是借口,更不是理由。
  寫給藍姑娘的信,看來她很激動。這24小時,我的空間訪問量大增。讓我有些惶恐。
  是不是,記錄生活,也是不成熟的表現。
  大師們,少言寡語,或者止語。我不是大師,周向榮也無意修煉成大師。然,我的記錄到底有大多的意義?
  那個人,近日對我的關注度陡增。我已經決定退出那個圈子,已經在慢慢的放平,稀釋,淡回從前。
  敲打鍵盤如男人抽煙,女人照鏡子,是一種習慣。下意識的動作。沒有什麽規矩和思路。和文學沒有直接的關系。然,時間長了,不會吟詩也會吟了,管他什麽“高大上”。
  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一個人戰鬥。一個人的地老天荒。是的,就是要這樣的狀態。
  想兒子。
  跑到天台,看花,要有耐心等候花的盛放。
  天台,可以望得稍微遠一點。兒子學校的高樓好像一伸手就擁抱得到。
  高考倒計時,滴答,滴答,很煩人,更搡人。時間,你怎麽這麽壞。
  和公子鳴談心,除了學習上的焦慮,還有擔心他內心健康度的問題。擔心他內心孤獨。內心孤獨的男孩,容易自卑,從而産生連環反應,焦躁,自負,若不細心開導,會有極不客觀的後果。
  與子書:做人、做事,不卑不亢,煉就一顆淡定而堅強的內心。
  女巫在星城也有寂寞的時候。她時常會想起我。
  她給我說一個藏了兩年的秘密。“秘密”相關我。不容她說得透徹,我便說,我這個人,最出色的地方,就是特能察言觀色,別人怎麽看待我,怎麽議論我,鋁窗怎麽定向我,那是他們的事情,我不會放在心上。所以,還請你不要問我擔心。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