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浪漫的杭州城

想起最近的一些經歷,就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可惜的是那時候由於一些原因自己就沒有馬上去寫。那時候才是三月初,天空還殘留著肆虐了一個冬天的寒氣,天氣也還有點冷;那時候的柳樹還沉寂在冬天之中沒有醒來,光禿的樹枝見不到點滴的綠意;那時候的花草也都還在蟄伏,遠沒有春天到來的景象。此後一段時間,自己很想把當初的念頭寫完;也曾在電腦裏敲下一些片段,也曾執筆在紙張上描繪一些場景。可是由於自己的懶和想法一直在改變,所以就一直拖著沒有寫完。轉眼四月去五月來,已是柳絮飛,花辭樹的時節,春天也要走到盡頭。一場雨把已經昏沉許久的我淋得稍微清醒了些,突然就有想把自己當初一直念叨的念頭一次寫完的衝動。只是自己的想法和彼時已有一些改變,當初間斷想好的片段和場景自己都覺得有那麼一點脫節,除了開頭一句和自己當初胡亂寫下的一首詩以外,其他的自己大都摒棄了。
  
  
我想我最先要去的就是自古以來就繚繞著神秘和浪漫色彩的杭州城,因為有太多的故事和傳說在這裏發生。古來有多少的朝代的更替和人物事蹟在這裏留下痕跡;不論輝煌與悲涼,它們都隨時間的流逝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只有杭州城裏的西湖至今還一直佇立在哪里。在柳永的筆下,這裏曾經有“煙柳畫橋,風簾翠幕;三秋桂子,十裏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相傳金主在讀了他的望海潮詞後,被詞中所描繪得景象所迷醉,竟有了揮師南下的想法。可惜的是詞中所描繪的情境我們現在也只有在詞中才能見到了,我們現在能見到的只有湖中的斷橋和湖邊的垂柳以及擁擠的遊人了。現在的西湖少了些許的詩情畫意,寧靜淡雅,多了一些燈紅酒綠,人間煙火。不僅僅是西湖,很多以前存在我們腦海之中的美好景象在現在都很難看到了。那些曾經存在過的:蘇州園林,亭臺樓閣,池塘水榭,舞榭歌臺;很多都已經逐漸消失在江南迷蒙的煙雨之中。一切的一切,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比起那些江南出名的遊人畫舫,西湖歌舞,才子佳人,在我看來都不及這最尋常和平凡的采蓮給我的感觸更多。畫舫閣樓裏再多華美押韻的絲竹管弦聲,也不及秋湖裏採蓮船上傳出的一句歌聲真實動聽。采蓮的歌聲在我看來是江南最天然淳樸的聲音,也是江南最迷人的一道風景線。相信看過金庸先生寫的神雕俠侶的人都不會忘記他在第一回開頭所引用的那首歐陽修寫的關於江南采蓮的蝶戀花詞:越女采蓮秋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雞尺溪頭風浪晚,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著江南岸。這首詞把越女采蓮的場景描繪得歷歷如見。金庸先生在原著中對詞的解讀現在我都該記得。很遺憾的是我自己沒有親眼見到過這樣迷人的場景,現在只有在別人的筆下才能見到。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