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8歲這年開始

記錄一段故事,寫一段記憶,從8歲這年開始。

那年,她八歲,他悄悄的闖進了她的生活。知了的叫聲剛剛燥熱了這個夏天,夏小沫的身邊無故的又多了一個難纏家伙。房間空調的擺扇還在吱呀的響著,除了夏小沫的呼吸聲,一切都被空調的聲音渲染了寂寥。夏小沫的手機終於結束了這種寧靜的空間。“該死”她直接把手機關機,轉個舒服的睡姿,繼續睡覺。夏小沫同學一直堅守著一個信念︰中午不睡覺,死人去上吊。五月天特有的槐花清香彌漫在北京老胡同的四合院裡。洛明本來沒有什麼惡意,僅想約夏小沫出來玩,中午漫長的時間如果沒有人一起玩的話,簡直是對他的折磨。而他堅信︰午休是為學生準備自娛的時間。這么多年的學生生涯中,從沒有打破這記錄。洛明給夏小沫發了條短信,但是沒有人回複,慢慢的等的不耐煩了,干脆也不管她到底有沒有睡覺,直接打過電話去。但是似乎是想像中的,電話裡傳來“嘟嘟嘟”的響聲。他似乎對這見怪不怪了,臉上沒有一點驚愕,反而帶有點點的失望。每次洛明無聊的時候都想找人陪著玩,但是朋友就那麼幾個,而且都有午休這個“怪癖”。沒辦法,他只有輪著找人打發時間,但是人總有無奈的時候,就像剛才,注定不會看到夏小沫了。十年前,洛明從江南水鄉的一個普通小鎮來到書中寫到的華夏北國,第一次來這裡卻不是旅遊而是永遠的定居此地。洛明的媽媽在生下洛明的時候就因難產去世了,他父親在北京有一家中型企業,由於工作問題,失去媽媽的小洛明就被無情的丟在了鄉下奶奶家,在洛明的印象中,父母這個詞語直到八歲才有了一個模糊的概念,但是他卻永遠不會對母親有什麼奢望了。洛明的性格很古怪,可以說他屬於那種內向的孩子,但是卻無比的看重自己的尊嚴,任何人都不能侮辱自己,這或許是小時候因為沒有媽媽遭到同伴們嘲笑的緣故吧。儘管性格怪癖,但是人卻沒有那種畸形的感覺。大大的眸子就像心靈的窗櫺渴望陽光的照耀。他總想與外界交流,卻無法逾越被嘲笑後的那道鴻溝。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是人群中一個卑微的角色,是用自己的懦弱來襯托別人的堅強。一年級時他來到了這所學校,或許真的是緣分的問題,剛一到這裡就和夏小沫同學成了同桌。但是當老師把洛明安排到夏小沫的身邊的時候,夏小沫以一種驚懼的表情噌的竄起來,“老師,我不要和他同桌﹗”夏小沫蠻橫的道。洛明的眉毛微微一蹙,也不示弱的回敬,“她說的對老師,我很臟的怕臟了人家。”全班同學的視線集中在洛明的身上,令大家吃驚的是,洛明一身的貴族打扮,而夏小沫卻僅僅是一個黃毛丫頭,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尤為突出的就僅為那個雪白的裙子,襯托的她特別清純可愛。夏小沫聽了這話滿臉的黑線,連忙灰溜溜的坐了下來。洛明更名正言順的坐在了夏小沫的身邊。其實夏小沫並不是討厭洛明,只是看不慣他剛進來時候那呆呆的樣子,明顯就是個書呆子。當然她不清楚,之所以洛明書呆子,是前晚沈迷在金庸中與周公約會了。光陰似箭,轉眼間,曾經堆沙堡的遊戲成了兒時珍藏的記憶,夏小沫也不是曾經那個以“貌”取人的小姑娘,而洛明更是完全轉變了曾經的自卑,現下的他認為整個世界都是等待自己去演繹的傳奇。沒有什麼配角,現下他就是他自己人生這部戲的主角,若是演,就把這場戲演的百變。陽光溫柔的轉射入臨窗的桌子上,洛明無聊的在那裡玩著手機,一條條的短信都讓他傻傻的笑,在此刻他的心裡有個永遠也無法抹去的身影,每一個關於她的事情都令洛明感到心跳加速,對她的每一句話都是那麼感興趣,但還要裝出不以為然,有時候要做到這樣,對於洛明說,真的很不容易了。正看的入迷的時候,夏小沫暈暈的瞇著眼就進了教室。把書包放到桌子上,倒頭就睡,洛明看著夏小沫不自覺的輕輕的笑了,看著陽光照耀下的這張臉無比美麗,就算是那些所謂的校花,班花,都無法與眼前的這張臉相比,洛明相信,若是讓他去形容夏小沫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寫上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夏小沫此刻心裡很複雜,因為這次和以前不同,這次是洛明沒有人陪的情況下給她打電話,而她卻直接的關掉了手機,她怕洛明生他的氣,夏小沫也不清楚為什麼怕洛明對自己無視,就是想讓他看到自己的好處,但是每次想表現了,卻沒有那種膽量,然而當洛明在自己的面前說話的時候,她卻傲慢的認為這是洛明對自己的恭維,不過幸虧她還有點自知之明,沒有自戀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夏小沫越像越煩,身邊的這個男生也不說話,她不自覺的認為洛明生自己的氣了,夏小沫偷偷的睜開了一只眼,不睜倒罷,睜開了沒有嚇死人,只見一個人,準確的說已經超脫了人的範圍,傻傻的笑著看著自己,夏小沫有種錯覺,發現自己就是個羔羊,而對面的是個野狼崽子,對自己說︰“寶貝,讓我輕輕的吃了你吧﹗”夏小沫猛地坐了起來,洛明慌忙收回那種令所有鄙夷的目光。\"看什麼看,臭蛋﹗\"“呃,沒看什麼啊”洛明心虛的道。“無聊,出去走走。”夏小沫命令的說。“哦”洛明無奈地跟出去了。在林蔭道上,夏小沫突然說︰“你說蝴蝶能飛越太平洋么?”“會的”洛明干脆的道。“嗯,我覺得也是。”一絲不易察覺的感情在夏小沫的眼中一閃而逝。“今天叫你出來,你直接關機了,真厲害啊。”“呃,你不嫌麻煩啊,人家還睡覺呢”“睡覺,天天就知道睡覺,看你嫁出去了就不錯了”“洛明,你要死啊,你管呢,反正不嫁你。”“呃……”“今天我爸又找我說話了,讓我去哥倫比亞遊學,那裡有什麼好的,非要我去那裡。真搞不懂。”“怎樣啊?你去么?”“我才不去呢,我走了你又想我了,嘿嘿”“嘁,就你那蠢樣,懶得想你,想到你,我就不知道什麼叫吃飯了。”“你為你的嘴巴積點德吧﹗”每一次的斗嘴都覺得生活是那麼的精彩,若是有一天沒有了那個可以和自己為了一個話題爭來爭去的人,那樣的日子又有什麼意義呢?蝴蝶飛越太平洋的距離有多遠,夏小沫的心裡對這個男生的愛就有多深……“小沫,小沫,哎,你怎么豬啊,小沫,放學了,該回家了……暈”“嗯?*@#¥%……你說什麼?”“回家啦,趕緊的,走了……”“哦哦,等一下啊”洛明看著女生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看著她睡覺的樣子就算是豬吧,也是那麼豬的可愛,嘟著嘴的樣子有一點點的倔強,又有一絲的清純。但是卻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這么個女生,沒有見過這樣天天像只懶虫一樣的人,洛明說了夏小沫N次,但是事實證明沒有什麼效果。兩人並肩走在學校的林蔭道上,夏小沫的小嘴不時的“嘟”一聲好像還沒有睡醒似的,洛明拉著她轉過街角,慢慢的走進胡同裡,到她家門前的時候,輕輕的喚醒貌似還在夢遊的夏小沫同學。“喂,到家了啊。”“嗯?洛明,你不會去哥倫比亞吧?”夏小沫冷不丁的說了句這個話。“你問這個干什麼?”洛明好奇的問道。“沒什麼,你到是說啊,去不去啊?”夏小沫急的一邊跺腳一邊說。“呃,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再說吧,再說吧。啊,是吧﹗再見啊。”洛明連忙敷衍一下就走遠了。“說什麼啊,是什麼啊,死洛明……”夏小沫一邊抱怨一邊無奈的走進家門。夏小沫不知道怎么,一天的課都聽不進去,一直想著洛明的話,想著那句“今天我爸又找我說話了,讓我去哥倫比亞遊學……”這就像是個魔鬼一般折磨著她。他真的不想洛明走,因為在她的心中,永遠不能抹去這么多年的一個男生在自己心中的背影,那個冷酷,又富有熱心的男生。“爸,我聽您的,但是,能不能再讓我陪小沫一個學期?”“不行﹗我是為你好,你天天和一個瘋丫頭在一起有什麼好?”“爸,小沫怎么瘋了?我舍不得她,能不能讓我陪她一段時間再走?”“哎,傻孩子,這又是何必呢?你們不可能的……”“謝謝爸。”洛明神志恍惚的進了教室,一眼就看到了趴在課桌上的夏小沫。“小沫,今天怎么這么早啊?”“還早哩,都幾點了?還有10分上課”“呵呵,以前不是都遲到么?”洛明嘲笑道。“去死,我學點好學生的樣子不行啊?”“No problem.”洛明繼續調侃道。“洛明說實話,這次你是不是真的要走了?”“誰,誰說的,不是啦……”洛明吞吞吐吐的說完,內心撲通撲通的亂跳。“哦……”洛明一邊吃著口香糖,一邊以一種高人一等的態度幫小沫講解著作業上的問題。他僅僅想用這種模式來彌補走之後不能再陪她一起笑,陪她一起哭。校園內的薔薇花開的正是時候,小沫呆滯的坐在靠牆的長椅上,遠處那些象徵和平的寵兒在遙遠草坪上小歇。洛明不緊不慢的從遠處走來。“洛明,期中考啊,我什麼也不會呢,怎么辦啊?這次要是考不好,我媽非打死我不可。”“那你怨得誰,是你自己不學,現下想補已經不太可能。”“什麼不可能,死洛明,你就是幫不幫吧。”“哦,我幫還不行么。”那天晚上,一直到半夜,洛明在小沫家還沒有出來,可憐的洛明被夏小沫同學拉著不放,12點的時候,洛明剛一瞌睡,就被旁邊的夏小沫用手給扭醒了。某小區內傳來一陣幽怨的哀號。時光荏苒,半個學期,就像是做一場夢一般的快,耶誕節慢慢的走近,或許這是洛明對夏小沫最後一次的耶誕祝福,他去一個手工製作店訂購了一個玻璃作品,一只蝴蝶在一片海洋上撲扇著翅膀,海浪一波波的拍打著,卻泯滅不了那種逆風的倔強。洛明把這個禮物放到她桌子裡面轉身走了,永遠的走了……留給夏小沫的僅僅是一個十年的回憶。夏小沫翻開桌子,只見一個禮物盒子靜靜的躺在那裡。翻開一看,呆住了,不用想他都知道這是洛明送給她蝴蝶飛越太平洋的禮物。一上午的時間非常緩慢,一個女孩一直等一個男孩在自己面前出現,但是失望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臉頰出現。最後那天,她終於知道了,洛明走了,去了一個與亞洲相隔一個太平洋的國度。夜幕降臨時,她靜靜的回憶一起的時光,原來那個所謂的臭蛋是那麼的令人想念。在某一街口懷念某一溫度,但是右手邊卻不會再有一個男生去牽扯那段懵懂的感情。第二天夏小沫眼睛紅腫的來到了學校,上課下課,又開始那種宿命的輪回。以後的日子,沒有人陪伴,生活也要向前大步走去。十八歲的單車輕駛過青春的小徑,回頭看斑駁的印記,花已盛,又何曾憶起逝歲枯黃的落葉……高考慢慢的走進,一切都是那麼平凡的度過,沒有那種讓人心酸的感情,也沒有那種讓人痛苦的分數。夏小沫永遠是那種傲慢的態度,分數下來了,一所南方的普通大學錄取了她。她想去那個曾經讓自己懷念的身影所在的故鄉去看看,大學對於她來說已經沒有意義,在那裡都不會看到他。暑期在一種蝴蝶采花的日子中度過,沒有激情,亦沒有懷念,背上行囊夏小沫一人去了那個江南。根據位址找了一天才找到那個大學,接下來的繁瑣的事宜一件一件的完成後,夏小沫累的直接暈到了床上……平凡中已經沒有了什麼可以去回憶,夏小沫在校園的一個小湖邊上坐下,手裡拿著一本書,陽光傾斜的角度正好照著她披肩的長髮,臉龐有點淡淡的紅暈。就在看書正入迷時,手機一個短信把她拉回了現實。只見上面寫到︰“當年有個笨蛋,問我蝴蝶能否飛越太平洋,如今我想我能夠給她一個答案,從哥倫比亞到你的國度的距離就是蝴蝶飛越太平洋的兩萬多公里的距離。我從那個遙遠的哥倫比亞海岸邊遙望這個故鄉令我懷念的笨蛋,幸好我知道了她的一些訊息,我想我不會再次像蝴蝶一樣飛越兩萬多公里,更不會讓這個笨蛋去找尋像蝴蝶去飛越太平洋的勇氣一般的等待和愛著一個男生。從太平洋邊飛越的不是蝴蝶,是兩顆心,永遠不能泯滅的心,再下一個五秒的轉身,希望你不會掉下眼淚……”夏小沫驚喜的轉過身去,但是,身後一個人也沒有,就在這時身後一只手捂住了雙眼。“猜猜我是誰?”夏小沫沒有回答,霸道的把那只手打開,轉過身抱住身後的男生。他不用猜那是誰,那個魂牽夢縈的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眼淚打濕了洛明胸前的衣服。她不會再讓他重新飛越一個太平洋的距離,兩顆心的糾結足夠泯滅一個太平洋,他與她都堅信︰蝴蝶飛越太平洋的距離有多遠,他們彼此相愛的勇氣就有多深。

一種無益於抗拒的隱痛
把目光投向早已相逢的你 炙烤我的靈魂 海南島的美麗古村 不要如煙花一樣只留下片刻柔情 人生在世需苦難 夢里花落,魂斷淚滴知多少? 別了,多彩的青春 妍妍與豆豆 回憶著曾經的夢 一個人擁有寧靜的夜 借鑒昨天,拼搏明天 歲月能帶走心口上的疼痛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