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是一件外衣決定的

 當我身著黑袍在沙烏地阿拉伯首都機場走下飛機的舷梯時,一放眼望去,機場到處晃動著白雲似的人群,那是頭裹雪白的包頭、身披雪白長袍的沙烏地阿拉伯男子,我彷彿潛入了《一千零一夜》夢幻般的場景,只是機場上那些 亮的轎車替代了中世紀的駿馬。

  然而,我的興奮很快在海關人員的攔截下戛然而止,對方在還給我護照時,很有禮貌地告知︰不能入境。原因很簡單︰女性不能只身進入沙烏地阿拉伯,必須有一位男性陪同,哪怕是一個六歲的男孩也行。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真是晴天霹靂!為了能得到進入沙特的簽證,可謂費盡周折,哪想到已經抵達沙特首都機場了,卻被這個意外的疏忽擋住去路。
  前來機場接我的中國駐沙特大使館的一位官員見我遲遲沒有露面,猜測可能有意外情況發生,便擠進了海關。得知原委後趕緊和沙特新聞部門聯繫。很快,沙特新聞部的一位年輕官員匆匆來到了機場,幾經磋商,海關最終同意放行。
  當日,他倆和新華社駐利雅得分社的同行一起陪同我來到市內一家酒店。沒想到,行囊剛剛放下,心又提了起來︰酒店竟不肯給我辦理住宿登記。原因也很簡單︰單身女性不能下榻酒店。
  同路來的那位熱心的沙特新聞部官員又耐心地游說,終於做通了酒店的工作。讓我安頓下來。見我順利住下,大家便放心地告辭了。
  我在下榻的房間沖了個澡,小心翼翼地系上黑頭巾換上黑袍下樓用餐。
  走進華麗的酒店餐廳,我特意選了一個臨街的座位坐下,想借此好好打量一下這座神祕的城市。這時候,一位身材高碩的男侍者禮貌地欠下體來,讓我到餐廳的裡間就坐。我問他這個座位是否有人預訂了,他搖搖頭,微笑著反問我,是不是第一次來沙特?我點點頭,他笑道,當地不允許一個單身女性與男人們在同一個餐廳就餐,如果被發現,麻煩就大了。我嚇了一跳,趕緊沖進了那間空蕩蕩的裡屋。
  這頓飯是什麼味道我已不記得了,只知道飯後要走到街上逛逛好讓緊繃繃的神經鬆弛一下。剛走到酒店的大門口,一位男侍者客氣地攔住了我︰“我想你是第一次來沙特吧?”我慌亂地點點頭︰“是啊,是啊!”並且有些奇怪,他怎么知道?侍者提醒我說︰“當地是不允許女性只身出門的,必須有丈夫的陪同,否則,後果十分嚴重。”
  天哪!我咕咚一聲癱坐在大廳會客的大沙發上,到哪兒去找一個“丈夫”?
  為了便於我的採訪,經中國大使館、新華社利雅得分社與沙特新聞部門緊急磋商,決定專門為我配備一輛採訪車,和一位中國陪同翻譯。
  由於陪同我的沙方人員和中方翻譯都是男性,幾天下來,我採訪的所有地點都是男人工作和生活的區域。翻譯黃先生安慰我說,要想了解沙特婦女的生活,夜晚的利雅得將為你撩開神祕的面紗。
  於是,那天我是多么的盼望著夜幕的降臨。
  白天的利雅得,氣溫高得嚇人,路上行人稀少,更鮮見女人的身影,當星星綴滿湛藍的夜空,也點燃了滿城七彩霓虹燈時,市民幾乎傾城而出,鬧市中心頓時被擠得水泄不通。
  仔細地觀察緊緊地、靜靜地跟隨在丈夫身後的沙特女子,你就會發現,愛美的天性豈是一襲黑袍能夠掩住?白皙的纖手十指涂丹,軟皮涼鞋露出的腳趾甲也被裝扮得如艷紅瓣瓣。最令我驚訝的是,她們幾乎個個手裡都握有一只小巧玲瓏的新款手機。當這些黑袍飄飄的女人一邊走路一邊打著手機的時候,你腦海裡很自然地會蹦出一個時尚的名詞──與時代同步。
  到沙特多日,我終於有機會一睹那黑紗後面的真容。
  那天,我持國際銀行卡到銀行取錢,當地人告訴我,沙特設有婦女銀行,專門為女性服務。當我推開兩道門進入這家銀行後,看到了一個女性的世界,所有的銀行職員都是女的,她們卸下了長長的黑袍,穿著時尚的西式裙裝,杏仁白的臉龐,黑翅般的雙眉,丹紅的嘴唇,個個美若天仙,她們能以流利的英語為顧客服務。言談舉止間充滿了頭班女性的干練和自信。
  在沙特的日子,我還有過一次乘火車的經歷。當車站的廣播提醒乘客們檢票進站的時候,一路陪同的黃先生笑著推了推我︰女士進站優先。起先我以為是句玩笑話,結果很快就發現候車室的婦女們紛紛從各自的丈夫身邊站起來整理好長袍,從檢票口魚貫而入,只有抱小孩的男乘客才可以和她們一樣享有優先權。當我寬寬鬆松地透過檢票口的時候,感慨萬千,做女人這么些年,不論在火車站還是公車站,男人常常和我們一起奮勇爭先,真沒想到,第一次享受通行優先權,竟是在沙特!
  如今的我已不會看見黑袍就去聯想不幸。幸不福祉,實在不是一件外衣決定的。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