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門前樹下果

想先說長春藤,在這裡我並不是想介紹長春藤這種植物,因為我還未曾見過長春藤。我想說的是一種感覺,就是見到“長春藤”這三個字的感覺頭髮護理

第一次見到“長春藤”好像是在一本小說裡,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十八九歲的姑娘在濃郁的長春藤下賣力的洗衣服,臉蛋紅撲撲的。或許是年輕姑娘的紅臉蛋,或許是長春藤的濃郁,當時我合上書想了很久,直到我的腦海裡溢滿了綠意,其間有一抹紅,不鮮亮,但溫暖、厚重。從這之後見到“長春藤”這三個字我就感覺到生機和活力,整個人也為之精神起來,振奮起來。我不知道如果我見到真實的長春藤會不會仍然有這種感覺,那一抹紅還會不會停留在腦海裡。所以,在我的潛意識中我似乎拒絕見到真實的長春藤,我愛上了這種感覺,我懼怕它的消失。

許在人的腦海裡有這麼一個區域,它儲存的都是非實在的東西,我不想說是虛假的東西。虛假是真實的反義詞,但“真實”和“虛假”只是兩個概念,是人為判定後的結果,它們本身是不穩定的。不是有人把真的看成假的,把假的看成真的嗎?說得玄一點也即真亦假,假亦真。可能有人告訴我長春藤給人的根本就不是這種感覺,但我認為這種感覺才是最真實的,因為每次它都能強烈的鉗住我的身心,讓我“欲罷不能”。

木槿,第一次見到這個詞語,我就喜歡上了這種植物,同樣,至今我還與它無緣相見。我渴望家門前有一株木槿,它還要開滿花,然後落滿地,染香我腳邊的泥塵。木槿給我的感覺是端莊、堅韌,我想成為木槿一樣的女子噴畫

近,在《哲思》這本雜誌上看了《木槿樹下的愛情流轉》這篇文章。我羨慕那個女孩有一條胸前繡著兩簇木槿的長裙子,我想那一定很美很美。但愛情卻是淒美的,木槿給女孩子帶來了美麗的愛情,卻沒有阻止遺憾。所以,木槿現在給我的感覺除了端莊、堅韌,又有了淒美和落寞。木槿花應該靜靜的開,靜靜的落。

木槿在我的精神世界裡是一種象徵,它讓我的心靈得到淨化。雖然它在我的腦海裡沒有具體的形態,也沒有具體的顏色和香氣,但卻是真實存在的。每當我渴望這種感覺時,木槿就在我的精神世界裡復活。

藍色馬蹄蓮

見過乳白色的馬蹄蓮,很嬌嫩,不染一塵,半卷微翹的喇叭筒,簡單但別緻。花店裡很容易見到,可我不知道馬蹄蓮應該送給什麼樣的人才合適?自己買兩隻插在盛著清水的長頸玻璃瓶裡,擺在居室裡的任何一角都是協調的,馬蹄蓮在房間的襯托下顯得質樸而清麗,永遠看不厭的。

有一次在電台的節目裡聽到主播提到藍色馬蹄蓮,我的眼前彷彿閃過一道光,是晶亮的藍,很稀有的顏色。從此我就很嚮往藍色馬蹄蓮,我不知道世間是否存在藍色馬蹄蓮,但它確實在我的心底紮下了根Label Printing

我對藍色馬蹄蓮做了無數次想像,我甚至認為藍色馬蹄蓮應該具有白色馬蹄蓮不一樣的形態,那是更適合晶亮的藍色的形態。我設想過讓藍色馬蹄蓮佩戴在女戰神雅典娜的胸前,也許只有雅典娜才適合擁有它,而神只能戴上嬌嫩玫瑰編織的花冠。我想我對藍色馬蹄蓮是入迷了,不管它是否存在。

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關注人的潛意識,潛意識最終折射的是現實,是人的需求,不管是本我、自我,還是超我,你都還是人,精神的或物質的。我所鍾愛的藍色馬蹄蓮在我的潛意識中扮演了怎樣一種角色?它是我想像力的載體,還是我精神的流離體?我自己也說不清楚,但我知道我需要這樣一雜藍色的馬蹄蓮,擁有它我的精神永遠不會貧乏。

我希望我的精神世界裡種下更多的植物,它們以特殊的形態存在,誰也不會了解,誰也感覺不到。很多時候我們的肉體脫離了自己的精神而存在,它們可能會為其它的精神力量牽制,但卻不能受自己的精神指引。這是悲哀的,不是嗎?所以,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放進一些自己的物體,或者像我一樣種下一些植物,這樣你才會有精神放鬆的時候,才會有心靈釋放的感覺。

引用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自我介绍

spring

Author:spring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